首页 > 专题 >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 正文

【暖新闻】 30米高空,温度51.8℃ 工人坚守长江五桥索塔施工现场

2018-07-14 14:52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30米高空,温度51.8℃,工人坚守长江五桥索塔施工现场——

烈日灼高台 钢板烫鞋底

图为中交二航工人在五桥中塔顶着烈日施工。 本报记者 徐琦摄

长江之上,30多米高空无遮无挡,索塔顶部温度51.8℃,人体表面温度40℃,在这样的环境下,站一分钟就是一身汗。昨天上午,记者来到长江五桥建设工地,与索塔混凝土班组的工人们一起感受着烈日的暴晒。

今年是长江五桥建设的索塔之年,主桥的南塔、北塔以及位于长江中的中塔都在加紧建设中。昨天,记者乘船前往长江中的中塔施工工地。“中塔高175米,由37节段钢套箱一层层堆砌而成,目前完成7个节段,也是三塔中进度最快的。”南京市公建中心长江五桥项目负责人赖用满说,“索塔的建设是个精细活,精度要求控制在三千分之一内。”三千分之一是什么概念?以中部索塔为例,建成后塔高是175米,那么左右偏移的误差要控制在5.8厘米以内。

登上索塔工作台,记者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工人。“这个点,工人们都在塔上施工。” 中交二航局长江五桥项目负责人种艾秀边说边指着30多米的高空。索塔旁是临时搭建的钢梯笼,记者跟着种艾秀一步步向上爬,足足160级台阶,终于抵达塔顶,采访还没开始,衣服已经湿透。

塔顶上,混凝土班组的六七名工人正在清理塔顶的浮浆。“每一节段拼接完成后,需要浇筑混凝土,5米的混凝土上方会有10厘米比较松散的浮浆,去除浮浆才能使两个钢套箱之间密闭得更严实。”种艾秀说,所有浮浆需要工人凿除后一桶一桶装走,这只能靠人工来进行。

施工现场钢筋很多,为了避免刮碰,工人们都穿着长袖长裤。50多岁的薛丰洋皮肤黝黑,带着一双厚实的手套,蹲在地上将打碎的碎石一捧一捧地往小桶里装,然后再倒入一旁的特制钢箱中。他一天要装多少桶、跑多少个来回,记者请种艾秀算了一笔账:一层混凝土浮浆有2吨,一个小桶每次装10斤,需要倒400桶。

上午10点多,塔顶的温度越来越高,站在钢板上不一会鞋底就开始发烫,用温度计一测有50多摄氏度。薛丰洋停下来,坐在钢板上,准备结束上午的工作。此时他的衣服已被汗浸湿。他抱起手边硕大的水壶,大口大口喝了起来。“每次爬上来都会带个大壶,这一壶有4斤,早晚各一壶。”薛丰洋说。

别看工人们10点就下班了,其实他们已经工作了4个多小时。针对高温天气,工地对工作时间进行了调整,每天早上6点到10点、下午4点到晚上8点工作,尽量避开高温天气。还有一批更艰苦的工种,就只能夜间施工——

牢牢连接两个节段的钢套箱是700个直螺纹套筒,钢筋工需要钻进5米深的钢套箱内,将一个个直螺纹套筒固定在钢壳接缝处。钢套箱内操作空间狭小,三面密闭,只有上部开口。经过暴晒的钢套箱内有60℃,工人们犹如在“烤箱”中工作,因此施工方将钢筋工的工作放在了夜间,并配上鼓风机。

记者随下班的工人们下到地面,走进由集装箱改造的防暑休息室。项目部为工人准备了清凉油、西瓜等各种防暑物品。宿舍里也全部安装了空调。

据了解,除了索塔,五桥的其他标段施工也在按部就班进行中。江心洲隧道正在进行工作井的施工,盾构机的刀盘组装正在焊接中,盾构工程预计10月开始。        

本报记者 葛妍

作者:葛妍责任编辑:杨闵怡

周刊

在实施“宁聚计划”,每年吸纳20万以上大学生在宁就业创业基础上,南京宁聚人才政策升级,招才揽才再出“大招”。[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