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民生 > 正文

窗口里的春运日:敲击键盘上万次,忙到有水不敢喝

2018-02-11 09:52图文来源:紫金山/金陵晚报

面对如潮的客流,春运期间的售票员无疑是最忙碌的人之一。不大的售票窗口,承载着旅客出发时的欢喜与期盼。方海玲就是南京汽车客运站的一名老售票员,二十六年的默默坚守,她也见证着春运发展的点点滴滴。

“窗口”里的春运日

敲击键盘上万次 忙到有水不敢喝

面对如潮的客流,春运期间的售票员无疑是最忙碌的人之一。不大的售票窗口,承载着旅客出发时的欢喜与期盼。方海玲就是南京汽车客运站的一名老售票员,二十六年的默默坚守,她也见证着春运发展的点点滴滴。

早上5点55分,方海玲准时出现在岗位上。她开启电脑,输入工号和密码,很快就进入了电脑售票系统,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身体一侧对着电脑、一侧迎着旅客。眼睛盯着屏幕,一边与旅客交流一边快速敲击键盘。除了信息查询、与旅客对话、打票、收款、找钱等环节稍作停顿外,方海玲的双手始终在键盘上没有停过。

春运期间,南京长途汽车客运站十多个售票窗口全部开启,买票的队伍已经排了七八米长。噼里啪啦的敲键盘声混杂着售票员和乘客沟通的声音,回响在售票车间内,气氛紧张而严肃。方海玲说,春运售票就是打仗,每售出一张火车票,至少要问四句话。去哪里?几点的票?和旅客确认车次并告知其检票窗口。售票员每天要面对全国各地的旅客,他们的口音各异、方言繁杂,有时简单的一句话都要交流半天。正值春运高峰期,一个班售票数量少则六七百张,多则能达到1000张,一天下来也就要说四千句话。

久而久之,慢性咽炎就成了所有售票员的职业病,“有时候说话说得多了,嗓子发哑冒火就抱着水喝,但是我们却不能多喝水,因为水喝多就会想着上厕所,但我们没时间上厕所,因为旅客太多了,怕他们着急。”不仅如此常年的久坐还使得方海玲的腰和脊椎都落下了毛病,采访时,方海玲就佩戴着护颈,她笑笑说这是所有售票员的“标配”。

工作26年来,谁能没个头疼脑热的时候?碰到生病的时候,方海玲全靠硬杠。“我们是大病不敢生,像发烧这样的小病,我们吃点药扛扛就过去了。要是请假,同事就要多上一个班次,这样别人也休息不了。”售票员的工作十分辛苦,需要白班夜班连轴转,有时候要从早上5点55分一直工作到晚上七八点。好在丈夫、儿子对自己的工作都非常理解,丈夫也会主动负担起家务,让方海玲没有后顾之忧。靠着一双慧眼和巧手,方海玲经手的钱款出错率极低,而“细心”也成了所有同事们对方海玲的评价。

作者:季雨责任编辑:徐智明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观点 / 南报网评

    热点文章

    读图

    谈资

    周刊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