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不停人不走” 暖心故事频现扫雪现场

2018-01-29 08:32图文来源:南报网

凌晨3时,江南高等级公路管理二站绕城工区内灯火通明。由会议室改成的临时休息室内,撒布车驾驶员杨先容听到车辆驶回的声音后,迅速从“床”上爬了起来。“你赶紧眯一会,3小时后我回来换你,这被窝还是热的。”杨先荣对刚刚回来的同事说。其实,这里的“床”也就是10张椅子而已。

150名养护工人守护100万平方米绕城公路

17小时循环作业换人不停机

28日凌晨3时

地点:绕城公路石杨路匝道

采访对象:市交通运输局公路管理处养护工   

凌晨3时,江南高等级公路管理二站绕城工区内灯火通明。由会议室改成的临时休息室内,撒布车驾驶员杨先容听到车辆驶回的声音后,迅速从“床”上爬了起来。“你赶紧眯一会,3小时后我回来换你,这被窝还是热的。”杨先荣对刚刚回来的同事说。其实,这里的“床”也就是10张椅子而已。

“绕城公路一个来回是64公里,撒布机和铲雪车出去一趟2个多小时,换人不停机,大家轮流上,现在已经是第6趟了。”工区主任胡卫东告诉记者,绕城公路上共有17处匝道,是我市重要的交通要道,也是市民进出城的主要通道,根据市交通运输局要求,路面的雪必须第一时间清除,保障出行安全。

6台撒布机、6台铲雪机、150名养护工人,散布在100万平方米的绕城公路上。铲雪车的铲刀是斜的,第一辆铲雪车开过去,一股车道的积雪就会被铲除并推向第二股车道;第二辆上来后,铲除第二股车道积雪的同时,将刚才第一股车道推来的积雪,推向第三股车道;第三辆开过去后,第三股车道积雪连同前两股车道的积雪,就被一同推到路外去了。

看似简单,其实并不容易。开了20多年铲车的吕伏友说,铲刀离地面的高度有要求,高了铲不干净,低了可能会铲到高低不平的路面,万一铲到桥梁的伸缩缝上,还有可能翻车。“仔细听雪和铲刀之间摩擦的声音,就能及时调整铲刀。”吕伏友说,精准铲雪,全凭多年经验的积累和手感。

凌晨4时,雪已经渐渐变小,工人们正在对绕城公路进行着最后一遍的清理。“这个时间在公路处负责的866公里国省干道上,有上千名养护工正在进行最后的奋战,深度清雪,保证天亮后全市国省干道和市管高速的畅通。”市公路管理处处长金国斌说。 

本报通讯员 孙逸飞 

本报记者 葛妍

东部战区官兵驰援地方扫雪除冰

开始是脚底冒汗,然后冻得僵直

28日凌晨5时30分

地点:奥体中心北门梦都大街沿线、羊山湖地铁站等 

采访对象:东部战区某部队官兵

早上5时,记者驱车出门,整个小区还沉浸在梦乡。从乐山路右转到梦都大街,眼前是一片热闹的扫雪场景,一群身着绿军装的官兵们正在奋力清扫路边的积雪。

当天,第72集团军某陆航旅接到上级命令后,迅速启动支援地方扫雪除冰预案,紧急出动官兵400余名、车辆大型机械十余台,投入到奥体中心北门梦都大街全段进行扫雪除冰,确保重要交通枢纽和城市主干道畅通。

22岁的苏兴员来自江西,个头不高,很腼腆,问了半天也没说几句话,只是埋头铲雪,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前天凌晨我也参加扫雪的,当时在夹江大桥。这次出动来奥体,我又报名参加了。”苏兴员告诉记者,凌晨2时部队集合,虽然休整了大半夜,但整个人还是昏沉沉的,可是等到站在集合队伍里,人就立刻清醒了。“身上衣服干了湿,湿了又干。脚底最难受,一开始是冒汗,然后就冻得僵直,好像不是自己的。”苏兴员说着,使劲跺跺脚,“已经没什么知觉了。”

5时30分,梦都大街主路面的积雪和冰已经基本扫干净。

28日凌晨3时20分,东部战区空军某旅也再次出动官兵200人,分赴羊山湖地铁站至经天路地铁站沿线以及仙尧路执行扫雪除冰任务……

本报记者 毛庆 

本报通讯员 孙明建 张寅彬

奋战四天四夜每天只休息三四小时,环卫工人们说:

雪没了路畅了,才能安心回家

28日凌晨4时20分

地点:北京西路

采访对象:鼓楼环卫工人张汉成等 

凌晨4时,鼓楼70多名环卫工人到达预定任务区域——北京西路开展扫雪除冰。24日以来,他们每天只能休息三四个小时,却依然精神饱满、干劲十足,一锹一铲,抢出整洁、通畅大道。

来自安徽的张汉成说,在23年的保洁员工作中,碰到像这次高强度作业的次数并不多。“主要是雪下个不停,我们扫了又积,积了再扫,这个最难。”张汉成告诉记者。

说话间,张汉成腾出手来活动活动指关节。记者发现,他的左手已经有一块明显的红肿。“铲雪右手用臂力,左手是用手劲,连着几天用劲铲雪,就肿了。”张汉成说,辛苦一点没什么,只有把雪扫没了,道路通畅了,大家开车走路不打滑了,自己才能安心回家去休息。

鼓楼环卫公司宁海路分公司经理周珺一直在北京西路上来回奔走,查看路况、指挥清扫。但记者发现,他跟每个人讲话都要“咬耳朵”。“每天就在单位眯三四个小时,外面又冷,喉咙全哑了。”他凑近记者耳边说。 

“北京西路、汉中路、草场门大街、江东北路、虎踞北路高架等鼓楼区范围内重要道路、高架立交,都是这样在扫雪除冰。”鼓楼区城管局副局长张立安说,城管执法人员、环卫工人、社会力量等已连续作战四天四夜,还将继续不懈努力,直至道路积雪清扫完毕。

本报记者 马金 

本报通讯员 赵渊

生日加儿子百天,他说“雪不停人不走”

工作间隙,陈鸿远与家人视频报平安。本报记者 徐琦摄

28日凌晨5时

地点:江北大道快速路

采访对象:沿江街道路西社区陈鸿远等

凌晨5时,江北大道快速路主干道已经被大型机械车清扫干净。慢车道上,陈鸿远和社区主任、居民扫雪队几个人正在清理公交站台的积雪。连日扫雪除冰,陈鸿远的手上已经起了水泡,居民扫雪队的周阿姨关节炎也犯了。“再坚持一天,雪停了,我们就胜利了。”陈鸿远说。

28日不仅是陈鸿远31岁生日,也是他宝贝儿子出生100天。中午家里摆酒庆祝,就盼望他能出现。他看了看天说:“如果雪再不停,只能缺席了。”

陈鸿远目前在江北新区沿江街道路西社区工作,从24日晚进入备战状态到昨天,4天过去了,雪反反复复下,他们就反反复复扫。他说,社区跟居民联系最多,既然在这个岗位,关键时刻肯定要冲在最前面。

这几天,陈鸿远和其他社区工作人员都是在办公室守夜,每隔1小时就要出门查看雪情和道路积雪情况,随时准备拿起铁锹出门。

在公交站台,赶早坐车去大厂某超市上班的周女士踩着被清理出来的路,连声感谢,“现在全市上下都在共同迎战暴雪,我们作为普通市民,享受着别人扫雪带来的便利,到了单位,也会把门前的雪扫干净,为别人出行提供方便。”

本报记者 何钢

“临汾旅”凌晨清扫交通要道

“哪里需要军人,哪里就是我们的战场”

28日凌晨4时

地点:鼓楼广场  

采访对象:“临汾旅”官兵

凌晨4时的鼓楼广场,来自驻宁部队“临汾旅”的数百位官兵拿着铁锹等工具奋力扫雪。

张志强是去年刚入伍的新兵,厚厚的积雪没过了他的作战靴,“靴子早就湿了,脚已经没有知觉。”小伙子露着憨厚的笑容。因为奋力铲雪,他的额头浸出了汗珠,背后早已汗湿,在这样滴水成冰的雪夜,身体出着汗,露在外面的脸却冻得通红,这种感觉有多难受可想而知。

凌晨5时,鼓楼广场周边道路的积雪全部扫清。这时,降雪终于渐渐停了,赶赴长江二桥和南京南站的战友们发来通报,长江二桥、南京南站交通要道已全部打通。战士们欢呼起来,一张张冻得通红的脸上,笑容生动。

本报通讯员 张海辉 张成 

本报记者 江瑜

两家企业调集数千员工驰援江宁

“本土企业扫雪除冰,义不容辞”

宏亚建设工作人员在上元大街扫雪除冰。 本报记者 周爱明摄

28日上午7时

地点:江宁东山主城区 

采访对象:宏亚建设、久大路桥负责人 

在江宁这两天的扫雪除冰大决战中,宏亚建设、久大路桥等从江宁走出去的施工企业,调集上千人积极参战,成为一支生力军。

28日晨7时,记者探访上元大街时,宏亚建设副总荆松正在指挥员工清理路面积雪,经过一夜突击,路面积雪已经铲到路边,快车道、慢车道均已路现本色。

在新亭西路,穿着久大路桥工作服的施工人员在沿道路两侧护栏清扫积雪。“1800多名员工停下手头工作,及时驰援包括江宁的小龙湾路、牛首山等地的全市16个扫雪点,机械等相关费用都由公司承担。”副董事长华晓春说,通过一夜的努力,主干道凌晨实现通畅,非常有成就感。

本报记者 周爱明 

本报通讯员 严帅 金传春

连夜扫雪后回屋短暂休憩

保洁员斜靠着纸箱睡着了

28日凌晨4时

地点:宝塔桥街道象山社区 

采访对象:保洁员张成娇

双手相叠、拿着劳动手套,她坐在椅子上、斜靠着背后的纸箱,就这样睡着了……她叫张成娇,是鼓楼区宝塔桥街道象山社区的保洁员。她跟老公周和兵负责象山仓库的保洁工作,夫妻俩坚守这个岗位已有10年。 

暴雪袭城,从24日深夜直至昨日凌晨,张成娇和老公一直在路上拖垃圾、扫积雪、除坚冰,期间很少能回到家中,睡上三五个小时。往往是凌晨到家,天不亮又再度出门、继续上路。 

昨日凌晨4时,宝塔桥街道的所有保洁员、城管队员、社区干部为了“一夜雪无”,已经忙碌了整夜,张成娇就是其中一员。回到屋内短暂的休憩间隙,同事们想给她递杯热水,一转头,她已斜靠着泡面箱子睡着了……一旁的同事将她睡着了的照片拍下,发到了微信工作群里,大家感动之余,格外心疼。 

在宝塔桥街道,像张成娇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城管队员们连夜值班,凌晨又出发继续扫雪,有的饭都没时间吃,进到屋内一坐下来就睡着了。深夜凌晨,城管科办公室内,不足10平方米的房间、窄窄的办公格子里,4名城管干部坐在椅上、趴在桌上,就这样睡着了——凑合睡一会儿的情况,已经持续了4天。

本报通讯员 洪亮 本报记者 于洁尘

连续加班五天四夜不脱岗

城管队员朋友圈里告白新婚妻

27日夜

地点:宝塔桥城管中队 

采访对象:城管队员顾永康

“锹头铲平、手臂酸痛、疲惫困倦,就连抿嘴唇都有融雪剂咸咸的味道!世界上最近的距离——我在马路扫雪,你在医院救人,但我们的心却始终牵挂着对方!致最亲爱的你……” 

这是鼓楼宝塔桥街道城管中队队员顾永康发在朋友圈里的话,他告白的对象是新婚妻子韩小姐。一个星期前,他们刚刚领了结婚证,两人一个是城管,一个是护士,工作都忙,经常加班。

雪中南京,顾永康已经连续加班五天四夜,至今没有脱离岗位。每天定时撒盐,扫雪除冰,铁楸都铲平了人还在继续干,帅气的小伙子忙得胡子拉碴、面容憔悴。因为天气寒冷加上暴雪,漂亮的妻子韩小姐也一直在医院加班救护病人。 

这些天,休息间隙两个人偶尔电话聊两句,忙的时候连发个微信都没时间。这条动人的告白,是顾永康在27日晚9时20分,短暂休憩时发出的思念感言。而这条微信朋友圈的配图,是妻子小韩在医院加班的清秀背影。微信发出后,有好兄弟留言“这碗狗粮我干了”,也有朋友回复“你也应该配一张扫雪的工作照”…… 

当晚直至昨天凌晨,很多人还在睡梦中,顾永康依然奋战在扫雪一线。 

本报通讯员 洪亮 本报记者 于洁尘

作者:于洁尘 周爱明 江瑜 何钢 马金 毛庆 葛妍责任编辑:刘硕

周刊

在实施“宁聚计划”,每年吸纳20万以上大学生在宁就业创业基础上,南京宁聚人才政策升级,招才揽才再出“大招”。[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