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克致父兄书(1940年2月11日)

2017-07-14 15:45图文来源:《重读抗战家书》

爸爸和大哥:

前月在港时,曾付上一函,来书收到否?念念!家惠兄于前日来港得遇,知□阖家均告安好,生意也比前兴旺,喜慰得很!

我于去年底本拟返贡一行,当因环境不许,不得不作罢论了。正在此时,琼侨救总会诸公,为展开琼崖救济工作,加强华侨与当地政府的联络,乃设立总会救济[救济]会琼崖办事处,其主任一职要我来负,同时总会各服务团总的领导人又是我,因此之故,这次□不得不重返琼崖,负责□行□□工作。于是,返贡之念暂时只好打销了。爸和哥!别挂心吧!鬼子赶出国土以后,我们一定能够得以共叙天伦之乐的!

我已于前月底携带大批西药品及慰劳品抵广州湾,因年关关系,没有船只来往,迫得暂住这里。料再逗留数天,便能渡海了。

我近来身体都比前健康,故□物质生活虽然是艰苦一点,但精神总是愉快的,并未感到任何痛苦的地方。至于工作,虽然是在危险的环境中去进行,似随时有生命之虞,但我能时刻谨慎小心,灵活机□且人吉天相,想必安然无恙也。假使遇有不幸,也算是我所负的历史使命完结了,是我的人生的最大休息了。总之,怨〔 愿 〕望你们保重身体,和睦共聚,经营生意,谋将来家庭之发展,勿时常挂我于心也。

爸和哥:你们宠爱和抚育我的艰苦和尽致,我时刻是牢记着的。不过,在中国这样的国家里头,特别是在这样严重的国难时期中,我实在是没有机会与能力来报答你们的。也许你们会反骂我不情不孝吧。爸和哥别怀疑和误会吧!我之自动参加救国工作,不惜牺牲自己生命,为的是尽自己之天职。尽其能力贡献于民族解放之前而已。我相信你们是了解的。国家亡了,我们就要做人家的奴隶了,抗战救国争取胜利,不是少数所能负得起的。我之参加革命工作,也希望你们放大眼光与胸怀,给予无限的同情与原谅吧。

谨此,祝阖家均安!

克上

二月十一日于西营


家书导读:

这封家书是符克于1940年2月11日在海南,写给在越南谋生的父亲及兄长的信。

符克在这封家书中写道:“国家亡了,我们就要做人家的奴隶了,抗战救国争取胜利,不是少数所能负得起的。”表现了誓死不当亡国奴的民族自尊。他说:“我之自动参加救国工作,不惜牺牲自己生命,为的是尽自己之天职。尽其能力贡献于民族解放之前而已。”把“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表达得淋漓尽致。在战火纷飞的年代,符克以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直面死亡的威胁:“灵活机□且人吉天相,想必安然无恙也。假使遇有不幸,也算是我所负的历史使命完结了,是我的人生的最大休息了。”符克没有忘记家庭的养育之恩,他恳请父亲和哥哥理解,表达了强烈的家国情怀和救亡图存的爱国之心。

符克用短暂而壮烈的一生,铸就了人生的璀璨,塑造出一个为国为民英勇捐躯的光辉形象。中共琼崖特委书记冯白驹将军1951年为符克题词:“生为民死为民,生伟大死光荣。”

背景资料:

符克(1915—1940),海南文昌人。1938年初,进入延安陕北公学学习,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秋,被派到越南,发动华侨支援祖国抗战。1939年,组织并带领越南琼崖华侨回乡服务团返琼抗日,任琼崖华侨回乡服务团团长。1940年8月,国共摩擦不断升级,符克不顾个人安危,亲赴国民党琼崖守备司令部商谈团结抗战,惨遭国民党顽固派杀害,时年25岁。

 

责任编辑:杜文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