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民亲民方能和谐医患关系

2017-06-19 06:50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扬子晚报近日报道了江苏高邮一位乡村医生的生前事、身后名,读来令人感动。

杨宝森长期工作在三垛镇少游村。行医48年来,因为担心夜里村民生病找不到,他从不在外留宿;为了不让患者等待,他每天一早就来卫生室上班;全村村民的健康状况他都了如指掌,患者记录记了整整7大本……不久前,69岁的杨宝森因病去世,众村民以下跪叩头的方式向他告别。有个“老病号”说:“杨医生走了,我也活不长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国广大乡村医生有一个共同的名字——“赤脚医生”。报道中的杨宝森,就是一位生活在乡村、服务于村民的村医。从医近半个世纪,很难说他做出过什么特别有影响的“大事”,也没留下过什么“豪言壮语”。就是这样一位普通村医,却赢得了众多村民发自内心的尊敬,其中的原委值得深思。

笔者曾在乡村生活近20年,对杨宝森这样的乡村医生并不陌生。与城里医生比,村医最突出特点是跟患者有充分交流,看病时常跟病人拉拉家常、聊聊病情,让诊疗过程显得轻松、亲切。如果患者突发疾病又不便来诊所,他们不管白天晚上,经常药箱一背就送诊上门。这就不难理解,为何乡村医生的从医条件通常较差、医疗技术普遍有限,但医患关系往往相当融洽、医患纠纷难得一闻。杨宝森的事迹,堪称众多乡村医生为民、亲民并且赢得村民由衷尊重的一个生动缩影。

医患关系不够融洽是困扰当下社会各方的一大难题。在城里的医院特别是大医院,由于患者扎堆,“排队两小时,看病两分钟”之类的事情非常普遍,对此病人和家属难免会有想法,认为医生没有耐心、缺乏尊重。医患双方沟通不够、尊重不足,正是导致医患双方信任缺失、纠纷频发的重要原因。对此医院方面不能说没有责任。毕竟,患者不是流水线上一台台等待检修的机器,他们是人,是活生生的、需要尊重的生命个体,医护人员哪怕再忙、再累,也不应忽略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交流。患者多、压力大,这是实情,但应该在更高的、制度的层面寻求解决,而不应成为院方怠慢病人、自我免责的理由。

“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这句人们耳熟能详的名言,道出了人文医疗的要义:“人”是一切医疗活动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尽最大努力理解人、尊重人、服务人、造福人是医卫工作者的本分。近年来,本报曾报道过一批乡村医生的故事,其中有报道提到,在对随机抽取的10个村开展的调查显示,村民对乡村医生服务态度的满意率达80.4%,表示不满意的为0。如此之高的满意度,“秘诀”在哪?我想应该不在硬件设施的完备、医者技艺的高超上,而在“杨宝森”们更有人情味、同理心,更能安慰人、帮助人。城里医院当然也有不少这样的好医生,但总体而言仍有较大提升空间。许多时候,患者可以理解医院硬件设施的不足、包涵医疗技艺的欠缺,但未必都能谅解医护人员目中无“人”。在这方面,城里医生应好好向乡村医生学习。

责任编辑:朱皓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大美君说新闻

    周刊

    日前,鼓楼区南秀村社区24小时社区自助图书馆开门迎客,该区文化局局长李国蓉说,普及政府主导的社区图书馆、引入社会机构进社区办特色书房、促进文化业态融合。[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