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微信红包砸开廉政底线

2017-06-14 06:47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近日,天津市委组织部制定《部机关党员干部使用微信“十严禁”行为规范》,其中特别提到:严禁利用微信群编织“关系网”、严禁在微信中对领导和同事品头论足、严禁利用微信接受或赠送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微信红包或电子礼券。

近日,天津市委组织部制定《部机关党员干部使用微信“十严禁”行为规范》,其中特别提到:严禁利用微信群编织“关系网”、严禁在微信中对领导和同事品头论足、严禁利用微信接受或赠送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微信红包或电子礼券。(6月12日中青在线) 

对微信红包说“不”的,并非天津市委组织部一例。此前,浙江、广州等多地出台过类似规定。按说,微信发个红包最多200元,微信群抢个红包,多的不过几元,少的只有几分钱。党员干部逢年过节和老百姓一样发发红包、抢抢红包,图个乐,似乎无伤大雅,也谈不上违反党纪国法。相关部门如此严禁,好像有点不近人情。

其实不然。“吃了人家的嘴软,拿了人家的手短”。社会心理学研究发现,即使是一个不请自来的好处,一旦被接受,也会让人产生出一种负债感。随后,会在不知不觉中答应别人的请求,甚至帮助别人谋取利益。商家最擅长利用这一点,赠送小礼品、免费试用等,一直是屡试不爽的销售技巧。微信红包金额虽小,但它和商业销售中赠送的小礼品等一样,会激发感恩图报的责任感和负债感,而且这个力量相当强大,会对人们的回报行为产生持久的影响力。微信红包虽小,却可能因此埋下违纪违法的溃决点。浙江省天台县一村主任自荐人戴某,就利用这一心理,在微信群中发放总金额仅为100元的60个红包,为自己竞选村委会主任拉票,结果被刑拘。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现实中,确实有一些党员干部从接受小恩小惠开始,一步步走上违纪违法道路。广西壮族自治区发改委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廖小波的违纪违法之路,就始于市县领导送的一个3000元红包。广东省财政厅原副厅长危金峰,起初只是接受基层单位送的一点茶水费、红包,后来慢慢变成收1万、2万元的红包、好处费。“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可以说,正是这种温水煮青蛙式的小恩小惠或礼尚往来,让一些党员干部失去了警惕之心,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贪欲之心逐渐膨胀,最后东窗事发、悔之晚矣。所以,微信红包虽小,但如果党员干部放松了警惕性,同样可能触碰党纪国法的红线。   

“前车之覆,后车之鉴”。不要让微信红包砸开廉政底线,党员干部要增强防范意识,勿以恶小而为之,心中始终绷紧一根弦,从拒绝一个微信红包做起,筑牢廉洁从政防线。

作者:宋广玉责任编辑:徐智明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大美君说新闻

    周刊

    日前,鼓楼区南秀村社区24小时社区自助图书馆开门迎客,该区文化局局长李国蓉说,普及政府主导的社区图书馆、引入社会机构进社区办特色书房、促进文化业态融合。[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