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南京区街 > 读城南京 > 正文

咯咯鸡,喔喔啼,南京儿歌中的大公鸡

2017-01-13 09:19图文来源:金陵晚报

先来说说“鸡儿歌”。笔者小时候,《红公鸡》的儿歌在南京民间很流行:“红公鸡,尾巴拖,三岁娃娃会唱歌,不是爹娘教我的,是我天生爱唱歌……”娃儿们边唱歌边拍小手,开心极了。

丙申猴年就要过去,丁酉鸡年即将到来。鸡,十二生肖之一,与人生活息息相关。南京人喜爱鸡,把鸡视为勤劳、勇敢的化身,南京城市记忆、民风民俗、口头语言、民间艺术中也有很多和鸡有关的掌故,我们来谈谈和鸡有关的南京民间艺术。

先来说说“鸡儿歌”。笔者小时候,《红公鸡》的儿歌在南京民间很流行:“红公鸡,尾巴拖,三岁娃娃会唱歌,不是爹娘教我的,是我天生爱唱歌……”娃儿们边唱歌边拍小手,开心极了。

《咯咯鸡》是两三岁娃儿爱唱的:“咯咯鸡,喔喔啼,鸡生蛋来娃娃喜,天天下个大鸡蛋,蒸给娃儿当下周!”“下周”,是老南京人对下午吃的点心的称谓。唱这歌时,娃儿的舌头还要舔舔嘴唇,一脸稚气。

学龄儿童很爱《鸡毛上墙》顺口溜:“鸡毛鸡毛快上墙,你不上墙(我)不带你玩,你要跟我调皮捣蛋,我就把你扯八段……”

童年时,我们还玩过很多“鸡玩具”,比如有一种由一对“小鸡”和一只“盘碟”组成的彩色铁皮玩具“鸡啄米”。小娃娃手握把柄,一张一弛,鸡嘴便不断朝盘碟“啄”起来,可快可慢,十分有趣。

“老鹰捉小鸡”是幼儿园娃儿爱玩的游戏,老师当“老鹰”,娃娃扮“小鸡”,玩的时候,一长溜队伍左晃右摆,热闹极了。“鸡毛上墙”是昔日校园中很受欢迎的活动,抽出夹在书中的鸡毛,就可在门板、墙壁上进行比试:左手指压住鸡毛根部,右手在鸡毛上反复抹,当鸡毛带有一定电荷时即吸附其上,谁贴在墙上的时间长,谁就算赢。

“手指吸鸡毛”,测试的是鸡毛倒向手指的能力,利用的也是静电原理。为找到好鸡毛,孩子们都到鸡鸭店讨要公鸡毛,甚至伸手到鸡笼中拽,惹得公鸡哇哇直叫。玩过的鸡毛能当“书签”用,还能跟“挑高箩”的换糖吃(做鸡毛掸)。手巧的孩子们还能用鸡毛做飞镖,做毽子,又演绎出许多趣事。

南京有关“鸡”的美食也是数不胜数。比如,中秋时节的“水八仙(鲜)”之一,是形似鸡头的鸡头果(学名“芡实”),不仅果仁生吃熟食皆宜,还能入药:遍布街头的旺鸡蛋,小方桌上放碟细盐,堆满旺鸡蛋的锅架在炉子上,无论全鸡、半蛋任由食客挑拣,剥了壳就往嘴里送,吃了都说味道鲜。

“鸡骨断”是一种糕点,是寸金糖的俗名,昔日南京人过年,走亲访友之前,常从“祥和”、“小苏州”茶食店称些“鸡骨断”当赠礼。素鸡,用豆腐皮烹制的素肴。过去鸡鸣寺的“素鸡”最考究,是斋菜中很受香客欢迎的品种;风鸡,是“大雪”节气南京人腌制的咸货,大年三十可作为年夜菜端上桌。

“鸡”还可以是商标。记得小时候过年,夫子庙空竹市场上,有一种响嗡就是“鸡”牌,上面用火烫画着鸡的图案,抖起来嗡声清亮震耳,很是畅销。

南京话里,和“鸡”有关的也不少,歇后语里就有不少,比如:鸡蛋碰石头——自找难堪;鸡蛋掉进油锅里——滑透了; 活鸡掉进米篓里——不愁吃的;鸡毛炒韭菜——乱七八糟;公鸡害嗓子——不提(不啼)了;用鸡孵鸭子——枉费心思;铁公鸡——一毛不拔。

老城南人还把蟑螂叫“灶抹鸡”,活泼好动的小男孩叫做“小公鸡头”;“鸡肚猴肠”用来形容人的心胸狭隘和小气; 老人们叮嘱晚辈处事要小心,若晚辈漫不经心地讲“我心中有数”,长辈便会说:“你有‘鸡嗉鸭嗉’啊!”以鸡鸭食袋提醒对方并非有数。

和“鸡”有关的南京民间传说也不少,比如《巧断鸡案》、《马桶炖鸡治痨病》、《公鸡蛋的故事》、《公鸡为何叫天亮》等。

南京已故著名画家陈大羽先生则是画鸡的高手,他画的大公鸡栩栩如生,呼之欲出。黄肖耆

责任编辑:冯珂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大美君说新闻

    周刊

    近日,溧水经济开发区工作人员正在对7万平方米的路华湖进行湖底清淤,该区将在老城北打造首座综合性公园,总面积约20万平方米,预计年底完成一期工程,届时周边居民将新添一处休闲娱乐场所。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