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 阅读 > 正文

神游清凉古道

2016-10-17 11:42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我居住在南京的时候,常喜欢一个人跑到废墟变成菜园竹林的所在,探寻遗迹。最让人不胜徘徊的,要算是汉中门到仪凤门去的那条清凉古道。”——张恨水

“我居住在南京的时候,常喜欢一个人跑到废墟变成菜园竹林的所在,探寻遗迹。最让人不胜徘徊的,要算是汉中门到仪凤门去的那条清凉古道。”

——张恨水

说到“清凉古道”,很多人会联想起民国著名小说家张恨水的这篇美文《清凉古道》,想起这段话。其实,从《南京建置志》中收录的那幅“明应天府城图”可知,早在明清时期,“清凉古道”就是贯穿古都金陵城的主要道路之一,沿途环境幽雅,人文气息十分浓郁。让我们一起来神游这条故道,追溯其昔日风貌吧。 

沿途清秀幽寂

人文故迹散落其间

金陵城西多佳山,素有“水木清华”幽雅胜境。闻名遐迩的清凉古道,就是指连接城西石城门(今存于汉中门广场上)与城北仪凤门之间的一条野径。古道途经的清凉山原名石头山,因山寺得名。相传该山为释教地藏菩萨修炼之所,宋代以后每逢七月“香期”,南京城郊善男信女,老少咸集,前来敬香拜佛,供奉地藏王。路中常见三步一磕、五步一拜的虔诚情景。久而久之,这条路就成了人们心目中的“清凉古道”。

清凉古道全长大约十五六里,由南而北串联龙蟠里、清凉山、虎踞关、笃义里、水佐岗、三步两桥等地,在三牌楼与另一条贯穿金陵城南北的主要通道(即聚宝门、内桥、鼓楼、三牌楼一线)会合,然后经盐仓桥直抵仪凤门,出城门便是龙江关(即后来的下关)了。

龙蟠里位于“城西之冠”乌龙潭西侧,明清时期私家园林颇多。清初文坛“桐城派”领袖方苞,就曾寓居于此;两江总督陶澍在盋山东麓设立惜阴书院,薛时雨等俊彦名流应邀来讲学课徒,其寓所“薛庐”成为当时文人骚客最喜爱的雅集文宴之处;晚清爱国思想家魏源在“小卷阿”旧居中写出了颇具影响的《海国图志》。他在传播海外文化的同时,鲜明地提出了“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等发人深省的新观点,被誉为“睁开眼睛看世界”的第一批国人;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两江总督端方在惜阴书院旧址建起了藏书楼,成为江苏省最早设立的官办公共图书馆(今南京图书馆前身)。

清凉山自然风光清秀幽美,人文底蕴十分丰厚。除有历史悠久的石头城遗址外,相传三国蜀相诸葛亮曾在此地指点山川形胜,观览金陵大千气象,发出了“钟山龙盘,石头虎踞,此乃帝王之宅”的由衷感叹;南唐皇帝十分喜爱这里,特在山中设立避暑“夏宫”。夕阳西下时伫立山巅之清凉台上,一览浩渺江天,遥望金波粼粼闪烁,心旷神怡;清凉寺还作为佛教禅宗五家之一的法眼宗的祖庭名噪一时,尽人皆知的成语“解铃还须系铃人”即典出于此;明代嘉靖学者耿定向在山中创办崇正书院,培育出状元焦竑等众多学子。

虎踞关西南侧有两山夹峙,地势尤为险要,清末民初关口尚有甓门。清初文人程廷祚在这一带所见到的又是另一番景致:“山村密密复茅檐,屋角花枝过雨添。最是春风留客地,夕阳高下见青帘。”

清凉山侧的隐仙庵,相传为南朝处士、文学家陶弘景故里。陶公后来隐居于茅山,但梁武帝萧衍遇到社稷要事,仍然常去山中向他请教,故人称之为“山中宰相”。后人感念其高迈逸气,于此设庵祀怀。清人陈文述油然感叹:“山中宰相世间名,作到神仙事亦平。满院松风人不倒,三层阁上听吹箫……”隐仙庵内还植有一株六朝古梅、两株宋代老桂等名木,“秋日金粟盈庭,游人蚁集”。道光年间,王璞山道士居于庵后的全贞堂。每逢月上梅梢,王公时常弹琴不止,“鼓弦轸间,天香四沸也”。因其“纵酒能诗,以棋琴自命”,故风雅高逸一时。道光三年(1823年)暮春,文人麟庆慕名踏访,请其抚琴一曲,王璞山笑允,即兴弹奏《平沙落雁》等三曲。麟庆后来在版画《隐仙听琴》中娓娓诗道:“繁林阴翳路三叉,来访山中宰相家。寂历千年梅有骨,婆娑双影桂无花。敲残棋局闲题墨,缓住琴丝细品茶。消尽人间清静福,我来心已醉烟霞”。从清代画家张宝的同题版画《隐仙听琴》中,人们可以一窥昔日隐仙庵的清幽景致。

距此不远处的狮子窟为明代画坛华亭派领袖董其昌的读书处,“所题石额,故老多见之”。曾任南京礼部尚书的董其昌崇尚“顿悟”、贬抑“渐悟”的“南北宗”绘画理论,至今影响画坛。后来晚清文人汤贻汾在附近的小桃园筑园“诗之窟”,园外以树为门、枳棘为篱,内植蔬菜、瓜果等,颇具自然野趣。汤贻汾通晓天文地理和诸子百家,琴诗书画无所不能,可惜在咸丰三年(1853年)太平军攻占金陵时,他投水自尽殉节了。

再向北便到了笃义里。旧时有乡贤李世俊乐善好施,邻里和睦融洽,感动四方,故得此地名。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金陵淳厚质朴的民风。 

山峦连绵起伏

独擅丘陵之胜

眺望古道西北侧的草场门至仪凤门一带,石头山、马鞍山、四望山、卢龙山连绵起伏,独擅丘陵之胜。

据南宋《景定建康志》等史料载,东吴大帝孙权与道仙葛玄登涉四望山,眺望水色山光。因其“山势崭绝,足供远眺”,故名四望山。清人王友亮曾在《金陵杂咏·四望山》中吟道:“西风四起雁嗷嗷,佳节登临未觉劳。斜日自寻江口下,乱山争向石头高。渐知落叶妨游屐,且喜寒花侑浊醪。莫倚刘郎佳咏在,探珠甲爪也能豪。”

昔日马鞍山、四望山一带陂陀曲折,松涛竹浪,是个不错的修心幽境,旧藏有小庵七十余所,享有“小匡庐”雅称。峰峦环绕的古林寺,被誉为“中兴戒律第一祖庭”,香火旺盛,拜者不息。每每香客沓来,僧人常以茶点相待。薄暮之际,但见成群鹭鸶翱翔归林,“一望如雪”,蔚然大观。古林寺北侧还有颇为壮观的金陵寺,周遭万竿翠竹,相映成趣;唐时旧刹宝林寺幽深怡人,春日牡丹、芍药竞放;而立于山巅的听潮庵,高旷清远,“隔城江帆往来,近在几席间”……可惜皆因沧桑变迁,这些寺宇已相继圮废。

北过水佐岗、三步两桥不久,便到达三牌楼。一路上畦田丛林相间,民居散落。明初,太祖朱元璋有心在仪凤门旁的卢龙山修建阅江楼,不仅写下脍炙人口的名篇《阅江楼记》,还特地让手下的文人各自再创作一篇同题楼记,彼此呼应。清初文人余宾硕探访于此,不禁深情怀咏:“卢龙山势接江东,城郭烟生落日中。父老讴歌思帝业,君王神武驭英雄。莓苔蚀路行人少,鸟雀翻堦古殿空。想像玉舆巡幸处,萧萧黄叶起西风。”

堪称城市山林

骚客寻踪咏叹不尽

20世纪30年代以前,清凉古道除七月“香期”外,平时偶有驴马驮物、行人樵夫往来,清秀幽寂,可谓城市山林,令诸多文人雅士悠然神往。如清代桐城派学人梅曾亮寻胜访古,感叹这一带“山平地幽,林壑深美”。

1928年12月2日,黄侃与汪东、汪辟疆、王易等几位大学教授、名诗人,相约前往清凉古道游古林寺等地,摅发怀古之思。众人一路诗情豪放,酬唱兴浓,一气联吟16首七绝诗句,成就了一段文坛佳话。在此摘录其中一首:“偶从林壑得天真(汪东吟),胜侣连袂发兴新(王易吟),向晚冲寒归路远(辟疆吟),骖衢广广正无人(黄侃吟)。”

不过,到了民国时期,随着时势变化,清凉古道已经失去了原有的风貌,因而成为客居金陵的张恨水笔下“最让人不胜徘徊的”一处地方:

“这条路经过清凉山下,长约十五华里,始终是静悄悄地躺在人迹稀疏、市尘不到的地方。路两旁有的是乱草遮盖的黄土小山,有的是零落的一丛小树林,还有一片菜园,夹在几丛竹林之间。有几户人家住着矮小得可怜的房舍,这些人家用乱砖堆砌着墙,不抹一点石灰和黄土,充分表现了一种残破的样子。薄薄的瓦盖着屋顶,手可摸到屋檐。屋角上有一口没有圈的井,一棵没有树叶的老树,挂了些枯藤,陪衬出极端的萧条景象,这就想不到是繁华的首都所在了。三牌楼附近,是较为繁华的一段,街道的后面。簇拥了二三十株大柳树,一条小小的溪水,将新的都市和废墟分开来。在清凉古道上,可以听到中山北路的车马奔驰声,想不到一望之遥,是那样热闹。同时,在中山北路坐着别克小坐车的人,他也不会想到,菜圃树林那边,是一片荒凉世界……”

张恨水先生的这番感慨,曾唤起不少人对清凉古道的追怀向往,笔者读史时尚见昔日幽寂的影像印迹。如今这一故道早已旧貌换新颜,但见车水马龙,唯有记忆尚存。

作者:周安庆责任编辑:陈雯珺

推荐栏目

大美君说新闻

周刊

近日,溧水经济开发区工作人员正在对7万平方米的路华湖进行湖底清淤,该区将在老城北打造首座综合性公园,总面积约20万平方米,预计年底完成一期工程,届时周边居民将新添一处休闲娱乐场所。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