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 阅读 > 正文

甘州夜游

2016-10-17 10:51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古甘州张掖的夜很文化,很漫长,很清凉,似乎在寂寞中也不乏有几分苦涩呢。

即便是盛夏,在张掖依然是凉风习习,还不时有微雨飘洒。匆匆晚饭后,大家三三两两来到张掖图书馆南侧的一座建筑内看地方风情的舞台剧演出,似乎是一部关于古甘州的历史连环画。

从鸿蒙初开,先民艰辛开拓,到披荆斩棘,渐露文明曙光。不断变换的人物,大致是大将军霍去病,似乎还有苏武牧羊,隋炀帝这位在历史上备受争议但也颇多作为的皇帝,居然也曾在张掖停留了一周左右,还参加了一个当时的“万国博览会”,因着契合了当下的时事,自然是浓墨重彩地表现。还有马可·波罗,据说也在张掖留下过足迹。驼铃声声,大漠风光,祁连白雪,走廊绿洲……所有的展现虽过于写实,但形诸于舞蹈,也的确不容易呢。 

看罢演出,散场时意犹未尽。即便已是晚上九点多,甘州古城仍旧是朗朗乾坤的感觉。时光尚早,大家三五成群,便在这小城各自散漫开来。太原刘醉心于杂字收集,对信札收藏也颇有心得,他悄悄耳语我:张掖曾经有过尊经阁,还有玩书楼,可否去寻访一番?自然是一拍即合。我们一路闲走,西天寺,南华书院,大佛寺,一一走过。但尊经阁遍寻不得,经人指点,大概是在城区东南一带,一路探问,街宽人稀,灯火渐少,说是早已经灰飞烟灭了。

尊经阁与一河南鄢陵人陈棐有关。此人是明代嘉靖年间的甘肃巡抚都御史,他感慨于当时甘州的经史子集过度匮乏,就用自己的薪金,购书印书,并且建了这座尊经阁。值得一提的是,陈棐对这些图书,颇为珍惜,加盖图章,亲立卷宗,建立馆藏图书账目,并把书目刻于尊经阁的石碑之上,既便于读者查找,又免去“散失窃匿之患”,甘州的这份石刻馆藏书目,大致算是世界图书馆史上较为独特的书目一种吧。

甘泉书院的玩书楼,说是也与一位名叫陈史的人有关,此人是康熙年间的举人,曾在河南长葛、尉氏做过县令,也是觉得家乡藏书不丰,文化荒凉,就购书多种,捐献给这座玩书楼,也算是服务报答乡梓的一种实际行动。陈棐也好,陈史也罢,虽然都在官场行走,但仍旧不忘文化,系念以图书服务地方,也算是明清之际较为难得的善举之一。

月华满地。在空旷舒朗的甘州街头闲走,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到当年蒋介石蒋经国父子、范长江等都来过张掖,舞台表演当然来不及提及他们了,但班固出生于张掖,一部《汉书》彪炳千秋,怎么在舞台上连一个背影也没有出现呢?蒋经国考察大西北,曾经写了一本小册子《伟大的西北》。他说,“张掖城内有许多店铺,过去却不敢修理门面和挂大招牌,因为怕当地的政府说他有钱,更加他的捐。”这个蒋大公子还是很了解人情世故的啊。

大记者范长江是80年前的年初抵达张掖的,他在张掖停留采访了八天,这些文字就是后来的新闻名篇《中国的西北角》。视野宏阔的范长江不乏诗情地写到:“骑马出了张掖西门,把眼平视出去,只有疏密不齐的林木,枯缩待春的枣园,祁连山和焉支山挟持着平坦肥沃的弱水盆地,被冻了的河流渠道,以及大小远近的村落,点缀成为画意恬淡的乡郊。”这位名记者在1970年投井自杀于莽莽中原偏僻一隅,辞世之时,刚过花甲之年。 

古甘州张掖的夜很文化,很漫长,很清凉,似乎在寂寞中也不乏有几分苦涩呢。

作者:雷雨责任编辑:陈雯珺

推荐栏目

大美君说新闻

周刊

近日,溧水经济开发区工作人员正在对7万平方米的路华湖进行湖底清淤,该区将在老城北打造首座综合性公园,总面积约20万平方米,预计年底完成一期工程,届时周边居民将新添一处休闲娱乐场所。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