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 阅读 > 正文

不知秋思落谁家

2016-10-17 10:48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年少时读不懂诗中苦涩,直到来了远方,看到异乡街头充斥着雨点般密集的打工者和学子的脚步,才明白为什么春运总是一票难求。

小学妹匆匆递给我一个月饼后就拖着箱子走了,她回家去了。我捏着月饼袋子怔了一会,想起去年中秋我也没回家,当时的我正不舍昼夜,利用假期捧着史铁生的书狂读呢。那时的我刚迈入大学校门,心中满载万丈豪情,史铁生是我的励志男神,我将零花钱全换成了正能量,床上堆满了《我与地坛》、《命若琴弦》、《务虚笔记》、《病隙碎笔》等散文集。 

在忙完事情后,我横倒在床上,一觉醒来发现,宿舍里静谧如海。深蓝色的窗帘遮住了一大半的太阳,光透不进来,让人有种置身黑夜的错觉。舍友翻了个身,继续昏昏然睡去。我摇醒她,问晚上有什么打算,她咂巴了一下嘴后道:“门口火锅店在打折,要不然我们去那里过节?” 

学校对面的街道上灯火通明。火锅店里人声鼎沸,聚满了打工或是上学、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回家的人。我们点过锅底靠窗坐下,鸳鸯锅内红汤飞溅,白汤内红圈点点,我提起筷子搅匀这一锅汤汁,滚滚热烟雾气升腾,熏得我眼眶微红,扭头望着窗外,月亮朦胧地升起,像白玉盘子挂在空中,墙根边不时传过一阵阵蟋蟀的幽鸣,夜风像温柔的手,撩得桂花树枝叶颤动,桂花的香顺势蓄满鼻尖。 

这样的月亮,这样的桂香,我心里像是被凿了一个小洞,想家的情愫汩汩地往外流。当即和母亲通电话,她说家乡中秋下雨。母亲还说了些什么,我竟然没听清,梧桐叶子窸窸窣窣唱开了秋声赋,嘀嘀嗒嗒的雨声将她的声音淹没了。我开始想象老家团圆的场景,母亲和舅妈在桌上供着月饼和石榴,父亲和舅舅沉浸在酒中,外婆从厨房穿梭到客厅,不知疲倦地上传着她巧手烹煮的美食,表妹的筷子头不离嘴巴,雨天没月亮又有什么关系,桌上自有她的欢喜。 

穿过学校传达室,看见门卫和看守浴室的老师傅在听收音机里唱京剧。门卫说:“再玩会,天生你住后面,到家看中秋晚会不耽误。”老师傅关掉收音机说:“陪过你了,我还要和大家团圆呐。”老师傅佝偻的背影在月光下慢慢移动,目送着那背影,竟与外公的身影重合。外公在春夏之际动了腰部手术,卧床几个月后总算锻炼得能走路了,那么现在,外公是不是也和他一样,随意地套一件背心和长裤,摇着扇子下楼,手里抓着一个收音机,摇摇晃晃哼着京剧。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年少时读不懂诗中苦涩,直到来了远方,看到异乡街头充斥着雨点般密集的打工者和学子的脚步,才明白为什么春运总是一票难求。春节让所有异乡人罩在外面的一层大衣风化掉了,中秋也一样。“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游子和家人天各一方却共一轮明月,那么,就算没有同聚一堂,没有把酒言欢,也算作一种团圆吧。 

拉开宿舍的窗帘,银色的月光一寸寸洒满床头,使人忽然萌生出许多孤独感。随手抽出一本《病隙碎笔》,静静地在书里,逐字逐句体悟。“所谓天堂即是人的仰望。”在这个秋意渐深的月圆之夜,这字字珠矶再次唤起了我对生命状态和人生意义的思考。

作者:童晔责任编辑:陈雯珺

推荐栏目

大美君说新闻

周刊

近日,溧水经济开发区工作人员正在对7万平方米的路华湖进行湖底清淤,该区将在老城北打造首座综合性公园,总面积约20万平方米,预计年底完成一期工程,届时周边居民将新添一处休闲娱乐场所。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