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 阅读 > 正文

关于紫罗兰

2016-10-17 10:43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紫罗兰给人一种强烈的诉说感,这显然和它的花形有关:花枝单茎,不蔓不枝,婷婷玉立;花开时,花序修长,花朵细密,如砌如雕。紫罗兰通常盛开于五六月间,常被园丁种植于窗前廊下,它独特而浓烈的芬芳气息,恰如恋人的情话絮语,在浪漫的春夏之夜,娓娓道来,浓情绵密,甜蜜温存。

据希腊神话记述,维纳斯与情人离别,依依不舍,晶莹的泪珠滴落到泥土上,次年春天,竟然发芽长大,开出一朵朵美丽的花儿,这就是紫罗兰。 

紫罗兰是草本植物中花朵最娇艳的品种之一,早期作为香药来栽培,21世纪初才被培育成观赏花卉。 

紫罗兰给人一种强烈的诉说感,这显然和它的花形有关:花枝单茎,不蔓不枝,婷婷玉立;花开时,花序修长,花朵细密,如砌如雕。紫罗兰通常盛开于五六月间,常被园丁种植于窗前廊下,它独特而浓烈的芬芳气息,恰如恋人的情话絮语,在浪漫的春夏之夜,娓娓道来,浓情绵密,甜蜜温存。 

爱情中的倾诉是爱意深切最好的证明,絮絮叨叨的本身蕴含着巨大的喜悦情绪,鸡毛变成孔雀翎羽,蒜皮则化为水仙的舞鞋,侃侃而谈,喋喋不休,直到两口做成一个“吕”字,才算暂时划上了句号。 

恋爱中的男女,说什么其实不重要,说本身,才是重点。倾诉是危险的,全盘托出的,不只是日常种种,更是自己的心和身,为了吸引、收服对方,把自己当成了祭品。所以才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而倾听的人,有主动被动之分,主动的,自然是跟诉说者两情相悦,语言就像层窗户纸,他们玩味着这层窗户纸,明明一个指头就能戳破,偏要弄成万里长城万水千山,那种起伏绵延,把情感的弹性拉成了长征,长征不怕絮语,不怕细小,爱情长征怕的是终点,所以,窗户纸很重要,有时候还要贴上各种剪纸窗花;被动的,自然是成了诉说者的围猎对象。一个愿意给你讲幼儿园时的傻萌趣事、中学时的初恋对象、大学时的冒险故事的人,并不是在考虑让你当他的传记写作人,而是要把你网罗进他的个人经历辞典中,你将成为某个辞条,而很有可能,你会变成他下次围猎别人的手段之一。 

与诉说相对应的,是语言的消失。排除心有灵犀一点通,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境界,再排除掉眉来眼去,眉目传情,或者暧昧的身体语言;情人之间若是无言以对,或者言简意赅,相敬如宾,那通常意味着爱情的结束。 

紫罗兰是情人间化解误会时的首选花卉,花语掷地有声:“请相信我。” 

如此坚定的花语和紫罗兰的浪漫很不协调,但细想其花所具的品性,又让人觉得可以接受。因为天性浪漫,所以容易移情,而越是容易移情的人,越擅长于表白、许愿、起誓。 

爱情中的解释并不比爱情中的诉说有更多的漏洞,它们听上去不堪和尴尬,是因为情感先于身体的转移。正如同被抽走丝的茧壳,花谢之后的残叶,红颜凋零的美人,落魄无奈的英雄。 

说到落魄的英雄,想起拿破仑,他失去皇位,被押解到圣海伦岛去之前,最后一次为约瑟芬扫墓,并在她的墓前种植了一丛终年开花的紫罗兰。拿破仑死后,他从未离身的金首饰盒里装着两样东西:一绺头发和两朵枯萎的紫罗兰花;一个是他爱子的胎发,一个则是他跟约瑟芬的爱情象征。唉,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作者:金仁顺责任编辑:陈雯珺

推荐栏目

大美君说新闻

周刊

近日,溧水经济开发区工作人员正在对7万平方米的路华湖进行湖底清淤,该区将在老城北打造首座综合性公园,总面积约20万平方米,预计年底完成一期工程,届时周边居民将新添一处休闲娱乐场所。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