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 阅读 > 正文

萧宏其人其事

2016-10-17 10:33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临川王萧宏,是梁武帝萧衍的同父异母兄弟。梁武帝兄弟十人,人多势众。俗话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十兄弟虽然不是一母同胞,彼此关系却还不错。梁武帝排行老三,萧宏排行老六,关系更是非同一般。

如今的仙林大学城,在灵山北路与学则路交叉口,坐落着梁临川王萧宏墓。经过几年整修,现在已经是像模像样的遗址公园了。

临川王萧宏,是梁武帝萧衍的同父异母兄弟。梁武帝兄弟十人,人多势众。俗话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十兄弟虽然不是一母同胞,彼此关系却还不错。梁武帝排行老三,萧宏排行老六,关系更是非同一般。

儿子太子梦破灭后屡屡坑爹

萧衍早年无子,直到38岁那一年,才得了个宝贝儿子萧统。在此之前,是老六萧宏把自己的一个儿子萧正德,过继给那时还是梁王的哥哥充当世子。可惜,这个萧正德时运不济,没有当太子的命。在萧衍登基前一年,萧统呱呱坠地,于是萧正德的太子梦宣告破灭,只得回归本宗。

按说,伯父做皇帝,亲爹做扬州刺史(相当于北京市委书记兼北京军区司令),还是够萧正德得瑟了,可是,做了多年的太子美梦被强行中断,他的郁闷,他的失落,他的破罐子破摔,也可以理解。萧正德后来投奔了梁朝的敌国北魏,侯景之乱后,他又趁火打劫,自立为皇帝,一副多年苦大仇深、今日报仇雪恨的样子,从来不替他爹着想。论起来,他算得上坑爹界的大家、前辈。

不过,讲真的,他爹与梁武帝的关系真铁,屡屡被坑,竟然都是“白坑”。梁武帝得了天下,兄弟们个个有份,也没少了老六的。

可惜这个萧宏领军打仗、治国理政,几乎一无是处。有一次,他率兵出征,手下兵强马壮,武器精良,他却畏缩不前。北魏派人送来一副巾帼,还编了段子羞辱他,称他为“萧娘”,却也激发不了他的斗志。最终,梁军大败于洛口,萧宏临阵逃亡,被人讥笑。可他仗着跟梁武帝的关系,竟扶摇直上,司徒、太尉、侍中、扬州刺史,照样高官得做,骏马得骑。扬州刺史掌握首都建康的军政大权,梁武帝把这个要害职位交给他,可见对他信任有加。因为梁武帝知道,这个弟弟虽然贪得无厌,骄奢淫逸,但政治上并没有野心,自己的卧榻之旁,不妨容此君酣睡。 

捞钱才干旁人望尘莫及

萧宏的私生活史,就是一部骄奢淫逸的土豪史。他的临川王府第,建造得富丽堂皇,可以跟皇宫比美。府里美女成群,尽是天下的绝色佳丽。他最宠幸的妃子,叫做江无畏,吃穿用各项需索,有求必应,而且都要最好的、最豪华的。这江无畏有个癖好,爱吃鲫鱼头,常常一天下来就要用掉三百来条鱼。至于其他珍馐美味,就更不在话下了。厨房准备得太多,经常吃不完,就扔在路边,有钱就是这样任性。

萧宏对江无畏这么大手笔,对自己当然也不会小气。他有御弟的身份,又大权在握,要捞什么有什么。这方面,他的才干、他的热情、他的创意,旁人望尘莫及。他用各种手段聚敛来的财物,堆了近百间库房,都在他内室后面,锁得很严实,甚至对身边人也保密。于是就有人怀疑这里边藏的是兵器,密报朝廷。风言风语,恁是哥俩情深,梁武帝听了也难免犯嘀咕,这老六别真有什么想法啊?

萧宏宠爱江无畏,整天腻在一起。梁武帝便找了个好借口,说要送嘉肴给江氏,并且说:“我要去你那儿吃饭。”说罢,就带上一个旧时的朋友、射声校尉丘佗卿前往。到了萧宏府上,兄弟俩推杯换盏,喝了起来,江氏也在旁边相陪。喝到半醉,梁武帝突然对萧宏说:“我要到你后房去看看。”

当下,萧宏吓得脸色都变了。其实,他只是害怕武帝发现他屯积的财物而已。武帝却以为他做贼心虚,猜想里面可能真是兵器。于是,不由分说,叫上看管后房的人直奔库房。

武帝挨间查看,没想到大开了眼界。原来,萧宏生性爱钱,把一百万钱串在一起,贴一张黄帖;一千万钱作一堆,悬挂一个紫色的标签,硬是堆了三十多间。武帝和丘佗卿粗略点算,共有钱三亿多。还有的房子里藏的是丝绸绢绵,外加漆、蜜、白蜡、朱砂、黄屑、杂货等等,琳琅满目,数都数不过来。至于兵器,一件也没有。这下武帝彻底放心了,他对弟弟转出一张笑脸:“阿六,你真是会过日子啊!”兄弟俩回到前厅,接着喝酒聊天。自这事之后,哥俩关系更加亲近和睦了。

对于权力,尤其是权力巅峰的九五之位,萧宏即使有贼心,恐怕也没有那个贼胆。他对钱货倒是兴趣大大,大到不可理喻,简直让人受不了。西晋时代有位作家鲁褒,曾经写过一篇《钱神论》,讽刺时人对金钱的崇拜,嬉笑怒骂,脍炙人口。梁武帝的二儿子、很有诗文才华的豫章王萧综,特别鄙视萧宏的贪吝。六叔这副德行,实在让他忍无可忍。于是,他提笔写了一篇《钱愚论》,把叔叔讥笑痛骂一顿,算是出了一口气。

没想到,梁武帝不欣赏儿子的文才,却偏袒弟弟,责怪儿子此文不利于维护和谐稳定的大局:“天下有那么多文章好做,你干嘛非要做这篇!”还下令萧综收回此文。

可惜,文章早已不胫而走。在舆论压力下,萧宏脸皮再厚,也不得不有所收敛。 

两次被传“刺杀梁武帝

萧宏有个小舅子吴法寿,人如其名,当真无法无天。他依仗姐夫的权势,杀人越货,胡作非为。“无法受”被有关部门调查,躲进萧宏府里,有司干瞪眼没办法。官司一直打到梁武帝那里,皇帝为了平息民怨,堵住悠悠之口,勒令萧宏交出人犯,并将萧宏免职,以示惩戒。

雪上加霜的是,此后有一天,梁武帝要去光宅寺,途经秦淮河边的骠骑航时遇到刺客,有人说那就是萧宏指使的。这事估计是别人栽赃,反正武帝不太相信,因为出事后不久,萧宏就又官复原位,证明没有刺客这回事儿。否则,这么大的案子,梁武帝岂能善罢甘休?

刺客一事,《梁书》中没有,是《南史》上说的。《南史》还爆过一个更猛的料,说萧宏与梁武帝女儿永兴公主私通,还谋划刺杀梁武帝,取而代之,事成之后,永兴公主当皇后。于是,在宫中的一次斋会上,永兴公主密派两个男僮,扮成女婢,混在服侍的婢女中,伺机动手。只是这两人不小心露了马脚,刺杀计划功败垂成。事后,梁武帝把女儿逐出宫廷,不过并没有拿萧宏怎么样。

梁代的人物传记,往往是以《梁书》的文字比较简要,叙述也比较雅正,而《南史》则掺入好多遗闻佚事,添枝加叶,添油加醋,情节生动,可读性强,但不见得可信。

《南史》所载萧宏两次刺杀梁武帝的事,依我看,就是子虚乌有的事。很有可能,这是取代梁朝的陈代或者取代南朝的隋唐人,对萧宏、也是对前朝的抹黑。

试想,如果真有谋逆这样的事,哪怕只有一次,萧宏的小命还保得住吗?更不用说有“追赠侍中、大将军、扬州牧,假黄铖”的待遇和宏大的葬礼,也不可能在建康北白龙山下(今江苏南京张库村)有这样豪华的陵园。 

去年深秋,我路过这个豪华的陵园,便进去看了一眼。有几株经霜的红叶,也有几棵绽芽的新柳,一起在秋风中摇曳,恍惚之间,不辨春秋。公园外墙不远,就是一个新的楼盘,长臂吊车正在热火朝天地忙碌着。于是颇有感慨,口占七绝二首: 

经霜秋叶似红霞,新柳迎风发嫩芽。旧日王侯陵寝地,几滩野水照芦花。 

一脉灵山足迹疏,九原曾是帝王居。等闲百岁千秋后,舞爪张牙有吊车。

作者:程章灿责任编辑:陈雯珺

推荐栏目

大美君说新闻

周刊

近日,溧水经济开发区工作人员正在对7万平方米的路华湖进行湖底清淤,该区将在老城北打造首座综合性公园,总面积约20万平方米,预计年底完成一期工程,届时周边居民将新添一处休闲娱乐场所。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