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 阅读 > 正文

晒书

2016-10-17 10:28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书是不能晒的,晒了容易脆碎。但每年六月六,我家乡却有晒书的传统。当然有书的人家并不多。晒书的人家,也没有几本书。

书是不能晒的,晒了容易脆碎。但每年六月六,我家乡却有晒书的传统。当然有书的人家并不多。晒书的人家,也没有几本书。 

祖父当过私塾老师,父亲读至初中毕业,两代人积了两捆书。没有书房,也没有书橱,就做了两把桑木钩子,将书捆起来挂在堂屋的二梁上。堂屋与灶间是连着的,一天三顿,烟熏火燎,挂在梁上的书不仅落满灰尘,且有烟火之色。 

六月六,一般都是晴天。经过了漫长的梅雨,老天终于出太阳让人间去去霉味了。中午,父亲就会在门外用凳子支起笸篮,然后取下书,一本本摊开在笸篮里。 

有些书其实已经上霉了,他就拍拍吹吹,再放到笸篮里。有的已经泛黄,有的纸已经发脆,有的掸去了灰尘还有七分新。我至今仍记得,中午太阳底下的书,很晃眼,不能直视。 

大约一个时辰,父亲又将书收起来,捆好,挂上梁去。 

这些书总共不到五十本,比较杂,小说、散文、杂文,文学类的居多,也有农业科技。我直到小学毕业后,才有机会陆续读到它们。 

印象深的有鲁迅的《朝花夕拾》和《华盖集》,郭沫若的《李白与杜甫》。还有一本繁体字的《随园食单》,这是祖父喜欢的书,当时读之似懂非懂,只觉得开了眼界,原来文章还有这样写的。 

有一本书,没有封面也没有封底,父亲不让读。可是我看了两页,欲罢不能。于是偷了书,躲到草堆旁读完了。这就是冯德英的长篇小说《苦菜花》,在当时还是禁书。 

读书,为我作文增色不少。记不清在鲁迅的哪篇杂文中,我学会了“迅跑”一词,即活用在公社的作文比赛中。我记得最后一句写的是“在向四个现代化进军的道路上迅跑迅跑!”现在看来有点恶俗,但在初中时却被视为大有文采。那篇作文居然得了第一名,老师讲评时,大加表扬了一番。 

读书大有禆益。可是可读的书太少了。初中如此,小学时更可怜。即使“画书”也没有几本。供销社常常把连环画排在玻璃柜台里卖。我居然看中了其中的《红灯记》,封面是李玉和手举红灯的剧照,这对小学三年级时的我特别有吸引力。我像中了魔似的想买这本书,可是一本书要一角多钱!我挑了二个月的猪草,才让母亲买了这本书。有了这本《红灯记》,我与同学交换,至少看到了十几本画书。 

现在,我有一屋子的书,却常常望书发呆。如果早年,我能有这些书,该多好啊。

作者:刘旭东责任编辑:陈雯珺
关于晒书的新闻

推荐栏目

大美君说新闻

周刊

近日,溧水经济开发区工作人员正在对7万平方米的路华湖进行湖底清淤,该区将在老城北打造首座综合性公园,总面积约20万平方米,预计年底完成一期工程,届时周边居民将新添一处休闲娱乐场所。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