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新闻 > 南京区街 > 读城南京 > 正文

雨花台明代名刹天界寺中曾诞生《元史》

2016-10-08 10:48图文来源:金陵晚报

位于雨花西路东侧原南京第二化工机械厂家属宿舍院内的天界寺,如今已经看不出当年的盛景。然而,早在六百多年前的明朝初期,这里可是一派繁盛之景,梵音阵阵、香火袅袅,晨钟暮鼓,寺宇轩昂。那时的天界寺是与灵谷寺、报恩寺齐名的金陵三大佛寺之一,名列大明王朝的五山十刹之首。

位于雨花西路东侧原南京第二化工机械厂家属宿舍院内的天界寺,如今已经看不出当年的盛景。然而,早在六百多年前的明朝初期,这里可是一派繁盛之景,梵音阵阵、香火袅袅,晨钟暮鼓,寺宇轩昂。那时的天界寺是与灵谷寺、报恩寺齐名的金陵三大佛寺之一,名列大明王朝的五山十刹之首。

朱元璋与天界寺的兴建

要说天界寺的兴建,还得从元文宗讲起。

元文宗孛尔只斤图帖睦尔于1328年赴北京即帝位后,遣使臣传旨在金陵的御史大夫阿思海牙等,将其原来在南京朝天宫东侧的宅邸改建修造为“大龙翔集庆寺”,并召来印度禅师住持。

朱元璋建立大明江山后的洪武二十一年,这座规模宏大的大龙翔集庆寺遭火焚毁。有过佛寺生活经历的朱元璋下令,在秦淮河南岸的雨花台一带择址重建。

当时的雨花台一带,丘陵起伏,绿树掩映;佛寺林立,香烟缭绕;环境清幽,形同世外。雨花台周边的梅岗、凤山、天竺山等大大小小十余座山岗,花草葳蕤、林木繁茂,一条溪水自南向北蜿蜒其间并流入秦淮河。此地距离繁华城池的聚宝门(今中华门)只有二三里之遥,再加上已有的高座寺、普德寺、碧峰寺、能仁寺等,的确是一个修建佛寺的理想之地。于是,朱元璋便将重建的地址定在了雨花台西侧的凤山。

由官方出资,经历了一番大兴土木的建造,新寺终于落成。新寺得有新名,朱元璋为这座规模恢宏的佛寺赐名:“天界善世寺”,简称天界寺。

天界寺的发展过程

新建的天界寺,由于规模宏伟,且为当朝皇帝钦点的工程,因此,甫一落成,便被赋予了统领其他众多佛寺的重任。

当时,天界寺统管着鸡鸣寺、静海寺2座次大刹;统管的中刹有清凉寺、永庆寺、瓦官寺、鹫峰寺、承恩寺、普缘寺、吉祥寺、金陵寺、嘉善寺、普惠寺、弘济寺(即永济寺)等,成为城南一带的主寺。

天界寺的发展,与朱元璋有很大关系。朱元璋在礼部之下设僧录司,管理天下寺庙;又设道录司,管理天下道观。道录司设在朝天宫,而僧录司就设在天界寺。僧录司属正六品的衙门,也就是说,天界寺实际上是替皇家代行佛教管理的机构。明代有人称天界寺为“方今第一禅林”。

那时,就连外国使者前来朝贡,都要先在天界寺熟悉朝仪,然后才能择日朝见。

永乐二十一年(1423年),天界寺遭火灾。寺内残垣断壁,一片狼藉,只剩下满目疮痍的大雄宝殿,一派凄景惨状。明人傅若金在《游天界寺》一诗里,记叙了当时的惨景:“近山凤去花仍碧,遥海人归树独青。玉辇宸游竞寥廓,行人挥泪读新铭。”

天顺年间,僧人觉义和他的弟子募集各地工匠,将天界寺重建修好。

兴盛时期,天界寺的寺产田竟达一万三千余亩,遍布湖熟、溧阳、高淳、当涂等地。明末,许多官家、商贾也看中了这一带的风水和环境,纷纷在此修建官邸别墅。

直到清代,天界寺都一直是雨花台一带的佛教中心和胜地。清代乾隆年间,天界寺曾被列为金陵四十八景之一,称:“天界招提”。

明清时期,每当春回大地,草木吐翠,百鸟齐鸣之时,去牛首山踏青寻芳或是去南郊祭奠祖先的游人,都将天界寺作为歇息之地,皆以“游牛首,宿天界”为美事。

天界寺留下的文化遗产

天界寺在其几百年的历史中,留给后人的文化遗产,最为辉煌的莫过于《元史》。

明初,朱元璋诏令天下文士在天界寺纂修元代的历史,委任李善长为监修官,宋濂、王袆为总裁,同时征召高启、汪克宽、赵壎、胡翰等人为纂修官,还选调《元经世大典》等诸多书籍史料以备用。

元朝一百多年的历史,史臣们仅仅用了331天(一年都不到的时间)便纂修了长达210卷的《元史》。在那每个字都要一笔一画书写的年代,这样的纂修速度不得不令人咂舌、惊讶。也正因这样的快速,使得《元史》中存有不少瑕疵,成为后世一些学者们诟病的话题。

天界寺的鼎盛时期是在明代初期,当时,文士们将天界寺及其周围描述成“环秀拱碧”、“出尘之境”的仙境,并有西庵曲径、双桂夕晖、南庵碧玉、苍翠乔松、半峰烟雨、古松品梅这些著名景点。

“雨过帝城头,香凝佛界幽。果园春乳雀,花殿舞鸣鸠。万履随钟集,千灯入境流。禅居客旅迹,不觉久淹留。”这是明初高启在《登天界寺》一诗中,对天界寺的春景、春夜所做的叙述。

“看山遥在万峰西,归路亭亭江日低。散吏自堪携伴侣,闲心犹得住招提。经坛露净天花落,塔院清风谷鸟啼。长习跏趺入禅寂,亦知虚幻此生迷。”明人王问在《游牛首山归宿天界》诗中,对夕阳西下的归途景色和夜宿天界寺的心境也做了如此描写。

战乱加剧了天界寺衰败

清代中期,天界寺已显露颓象。焦循对当年颓败的天界寺有这样的描述:“昔年展诵青邱诗,天界佛寺名乃知。洪武创业造此寺,征辟名士始居之。我游金陵十一次,今年始获到此地。壁破犹存龙虎文,门扃疑匿狐狸魅。草深觅路问村娃,老僧赤脚迎供茶。小树扶疏出檐宇,满阶不见辛夷花。”

清朝中后期,太平军攻克南京定都,清军不断进攻围剿,雨花台一带成了太平军和清兵厮杀的主战场,在那烽火年代,位于雨花台近旁的天界寺自然无法幸免。太平天国被镇压后,天界寺瓦砾遍地,杂草丛生,殿宇亭阁,几尽销毁,更是一片衰败景象。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侵华日军进攻南京时,雨花台一带,是中日双方殊死较量的战场。原本就已破落不堪的天界寺,更是噩运连连,焚毁殆尽。

责任编辑:冯珂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大美君说新闻

    周刊

    日前,鼓楼区南秀村社区24小时社区自助图书馆开门迎客,该区文化局局长李国蓉说,普及政府主导的社区图书馆、引入社会机构进社区办特色书房、促进文化业态融合。[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