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政:一叶雕出一世界(追梦·传承)

2016-08-16 15:33图文来源:人民网

图①:刘政叶雕作品:水墨船家。本报记者 马跃峰摄

图②:刘政在专心致志制作叶雕。本报记者 马跃峰摄

图③:刘政叶雕作品:梦鱼。本报记者 马跃峰摄

图④:刘政叶雕作品:童趣。本报记者 马跃峰摄

图⑤:刘政叶雕作品:深林。本报记者 马跃峰摄

核心阅读

一片小小的叶子,春生秋落,平凡如沙,似乎留不下一点“奇迹”。直到看见色彩斑斓、构思精巧的叶雕,才不由惊叹:即便普通如叶,也能如此精彩地“活着”!

呈现在眼前的树叶,经“千锤百炼”,已“脱胎换骨”:高温煮、颜料染、刷子剥,一道道工序之后,它薄如蝉翼,柔软如布,不腐不烂,可存百年。再看叶面上的图画,或写实或写意,总让人意想不到:静谧的森林里,忽然跑来一只欢快的小鹿;一个人撑起一支长篙,向湖水更深处漫溯。

这一切,都出自一个29岁青年之手。他就是叶雕艺人刘政。

从筛选1000多种叶子开始

叶雕,顾名思义,就是在叶子上雕刻。它是一种古老的艺术表现形式,最早可追溯到周代。

西周初年,周成王继位,唐发生内乱,周公灭了唐。一天,周成王和弟弟叔虞玩耍。成王把一片桐树叶削成圭状送给叔虞,说:“用这个分封你。”史佚于是请求选择一个吉日,封叔虞为诸侯。周成王说:“我和他开玩笑呢!”史佚说:“天子无戏言。言则史书之,礼成之,乐歌之。”于是,周成王封叔虞于唐地。这段“剪桐封弟”的故事,在《史记》《吕氏春秋》都有记载。

“这可能是最原始的叶雕。到了明清时期,叶雕技艺不断发展,出现了剥离叶肉的叶雕。”刘政说。

刘政出生于河南省太康县一个叶雕艺人之家,从小听爷爷讲“剪桐封弟”的故事,看爷爷做叶雕。不过,爷爷做的叶雕缺少艺术设计,叶子也只能保存一个小时。

2010年,刘政大学毕业,从事建筑设计。想起童年时的叶雕,独特而令人神往,刘政四处走访,学习叶雕技法,搜集叶雕资料。3年后,他干脆辞去工作,成立艺术创作体验室,潜心追寻“叶雕梦”。

“最迷茫的是,叶雕技艺几乎失传,不知能不能成功,也不知道会遇到多少困难。”刘政拿起一片法桐叶说,仅是试验哪种叶子可以做叶雕,他就花了两年时间,搜集了上千种树叶。经过试验,最终只有六七种叶子入选,包括法桐叶、五角枫、元宝枫、桂花树叶、香樟树叶、女贞树叶等。其主要特征是:叶脉呈网状结构,细密结实;叶肉呈末状,易于剥离。

一次次设计、一次次试验,刘政开辟了一个“叶雕世界”。他生性安静,喜欢雕刻静谧的森林、纯真的儿童。叶子上,常有旷野、大树、吃草看天的牛儿、花丛中玩耍的孩子。他呼唤“诗和远方”,所雕佛像安泰自在,船家悠闲轻松。

四五十道工序精“雕”一片叶

把一片普通的树叶,变为一件精美的叶雕艺术品,要经过多少道工序?从选叶、清洗、浸泡,到沸煮、上色、清凉,再到剪样、雕刻、脱水等,足有十多道。有的工序反复交叉进行,总算下来,不少于40道。

第一步,怎么选一枚合格的叶子?刘政摸索出不少诀窍:要选轮廓完整、没有虫洞和裂纹的叶子,以夏末之后的落叶为佳。

选叶之后,刘政拿出一刷子,在清水盆里小心刷洗叶子。清洗干净后再浸泡10分钟,放入大锅,加入特制的水,沸煮10分钟。

“什么时候算煮好了?等叶子变黑,叶肉便于剥离之时。如果难以剥离,还要将叶子放回重煮。”刘政说着,用镊子“叼”出一片叶,过水清凉,放入盘中,伸展平整。而后,他将剪好的图样覆在叶上,拿出猪毛刷,上下打压,一点点剥离叶肉。

剥离环节是叶雕的核心。猪毛刷硬度大,打压时要拿捏好力度、位置。剥离效果如何,全凭个人经验。用力过大,叶脉会被破坏;用力过小,叶肉剥离不净。半小时过去,刘政初步在叶上雕出一张人像。

“叶雕最难在耐力。这只是一个简要演示,要制作一个精美叶雕,需要15天左右,其中剥离叶肉就要10天,每天的工作强度是五六个小时。”刘政说,他最喜欢的一幅作品“水墨船家”(图①),经过多次上色,反复雕琢,耗时1个多月。就这样,经历3年磨练,刘政的技艺日渐长进,原先20片叶子才能做成一件叶雕,现在5片叶子就能做成一件。

用作品唤起对自然的热爱

用现代形式呈现古老艺术,刘政尝试为叶子染色,让它更具表现力。原本淡黄色的叶子,经过染洗,一下子变成墨绿叶、大红叶,顿生无穷的趣味。

叶雕制作精美,但工艺繁杂、时间成本极高,国内从事者寥寥无几。2015年9月,刘政的叶雕入选郑州市金水区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金水区在群众文化活动中心免费提供场地,设立叶雕创作体验室,供参观学习叶雕技艺。

这间地处闹市区的创作室,起名“左丘叶雕”。刘政的意思是,叶雕虽然耗费眼力,但即便像左丘明一样失明,也要像他写《春秋左氏传》那样,坚持把技艺传承开去。

创作体验室里,放着一个玻璃柜,里面存放珍贵的叶子化石。细看,叶脉清晰自然,犹如新生。刘政常常看这些化石,一看就着迷。这些石头上镶嵌着古代树叶的脉络,有助分析、研究雕刻技艺。“南方树种多,叶子造型独特,是下一步深入研究的对象。”

“玉兰叶的叶脉大,叶肉成片状,本来难做叶雕。没想到,再次尝试,却是写意作品的绝佳材料。”刘政指着一幅作品说,“你看这条朦胧的‘金鱼’,我给它取名‘梦鱼’(图④)。红中带粉,半虚半实,似在摆尾,如游水中。”

为了扩大叶雕影响,刘政创作了工艺相对简单的叶脉画、叶脉书签、树叶挂坠、树叶手串、树叶手机壳、树叶标本,并免费招收学员;以创作体验室为平台,自办展览,创办中国叶雕网、艺来艺往商城网等,努力实现产业化,让更多人接触叶雕、喜爱叶雕。

“如果实现产业化,一片叶雕的价钱降到十几元,每个人都能看到它,感受它的美。”刘政憧憬着,“当人们学会叶雕,可以带着孩子,到树林里捡叶子,再做成艺术品,随时可以唤起对自然的热爱。”

责任编辑:陈忠胜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大美君说新闻

    周刊

    去冬今春,我市六合、高淳等“老五县”首次获批省级耕地轮作休耕制度试点,7.8万余亩土地开始首季轮作休耕。4月下旬,部分轮作休耕土地种植的大片紫云英进入盛花期。这些紫云英既可用于提升地力,又为美丽乡村增添了花海景点。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