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课堂:填鸭式教育或许是给孩子最好的礼物

2016-01-20 09:12图文来源:新浪教育

谈起填鸭式教育,在中国几乎就是一个负能量满满的词,我们很多父母,尤其是80后的父母会非常的深恶痛绝,认为填鸭式教育抹杀了孩子的创造力,破坏了成长中的快乐,是不人道的教育方法,对此全盘否定。填鸭式教育真的就没有可取之处么?

之前在网上有一个很火的视频,视频里的一个五岁小女孩,吧嗒吧嗒的背古诗,不管主持人问到哪首,也不管主持人问的有多难,她都能很流利的背出来,现场掌声雷动,很多观众各种羡慕,说小女孩小小的年纪就会那么多古诗,了不起!当然也有的观众认为,这小姑娘的爹妈真狠,强迫这么小的孩子背诵不理解的东西,小姑娘肯定是连玩的时间都没有了,真可怜。

 背书对于小朋友来说真的很枯燥那么难吗?

有很多的家长(微博)觉得学习古文难,背书枯燥,这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家长自己觉得难,而将自己对语言的恐惧映射到了孩子的身上。其实对于小孩子来说,他就是一张白纸,你跟他说什么,他就跟着学什么就会什么,对他来说,背诵其实并没有那么难的。你不让他背经典,他也会去背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广告词。

多才多艺的画家林曦在谈到她的母亲对她的教育时说,自己小时候不仅背古诗,连古诗的注解都得一起背。10岁后的每日课程就有论语,老子,易经,菜根谭之类的内容。自己当时脑子里面没有“难易”的差别,只有“多少”的差别。四书五经这些我们认为很难的东西,古人都是在学前发蒙时就先背会了。管他懂不懂,先输入再说,一回生,二回熟。

 “孩子不理解的东西,你让他去背有什么用?”

我们一直有一个特别大的误区,就是我们在学一门语言时,总是认为,只有理解了才能学好。但是这个观点放在孩子身上并不一定适用,因为小孩子是先记住才理解的。

我们常常有这样的体会,在儿童时期我们学东西非常的快也记得非常的牢固,小学时学习的古诗和乘法口诀,到现在仍然记得很牢,而大学时甚至是不久前学过的东西,现在也记得不是很清楚。这是有原因的。

依据人类学家和心理学家的研究,记忆力和理解力在人生成长过程中的发展曲线是不同的。

一个人的记忆力发展是自零岁开始,一至三岁即有显著的发展,三至六岁,其进展更为迅速,六至十三岁,则为一生中发展的黄金时代,至十三岁为一生记忆力之最高峰,以后最多只能保持此高点,往往二十岁以后,心境一不平衡,便有减退的可能。

而理解力的发展,与记忆力大有不同,理解力也是自零岁开始酝酿,一至十三岁总是缓慢上升,十三以后方有长足之进展,十八以后渐渐成熟,但依然可因为经验及思考之磨练而一直有所进步,直到老死为止。

也就是说,在我们理解力尚未发展成熟的时期,对于小朋友来说,她的学习,主要是靠记忆力,而并不是靠理解力。这一时期的发育特点正好适合语文的学习,因为语文学习不同于数学学习,它是先积累才能到了一定的时间才能理解的。小孩子在13岁以前,处于黄金记忆期。就应该在这个阶段去做这个阶段的事情,让他去好好地去背诵。这个理解力上来之后,他再去学理工科的东西就一下子就变得很容易了。

文艺理论家敏泽讲过,他童年上私塾背诵了《四书》、《五经》以及许多古文。“五年私塾教育便是我最早接受的、并且给我终生留下的难以磨灭影响的语文和文化教育。五年私塾所学到的东西,比后来的正规大学中文系四年所学的东西都要多。尽管早年我所背诵过的东西,并不是我能够理解的;但由于儿时的记忆特强,这些背诵过的东西到后来随着知识的增长和理解力的提高,以往不理解的东西理解了,并且像刻在心上一样忘不了,可以烂熟于心地背诵,这对我后来的学术研究工作,真可以说是受用无穷。”这是经验之谈。

 填鸭式的背诵,不会抹杀创造力。相反,机械的背诵是创造力的前提。

作为日本享誉世界的理论物理学家、诺贝尔奖得主汤川秀树的创造性无可置疑的,他有充分的资格谈论“创造力”。他在《人类的创造》一书中谈论“创造”时, 举了自己的例子。他说自己在入学前的五六岁,就被强迫背诵《论语》、《孟子》、及其他一些中国典籍,初学那些晦涩深奥的内容时,也只能够照书本死背硬记而并不完全理解书中所讲述的道理和内容,当时背诵时觉得非常的痛苦。但是正是在这种不断地重复,看似是浪费时间和无用功的过程中,哲学的思维方法和修养却潜移默化地进入到自己的意识中,这对于自己创造性的科学研究工作奠定了不可或缺的基础。

汤川秀树为什么重视记忆?这是因为,记忆是创造的基础。所谓“创造”,并不是无中生有,而是旧元素的新组合。从这一意义上说,旧的东西决不是“创造”的障碍,倒是创造力发挥的重要因素。旧元素的东西掌握得越多,越是有利于创造。创造,必须是创造者心中有了的,还现去某个地方去找?这样讲“创造”实在是太外行。就说写一篇作文,也不能在写的时候再去那儿“找材料”。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胡适、钱钟书、李四光、茅以升等,都是学贯中西的大家,但是他们都有非常好的国学底子,而且很多都是三、四岁的时候,就开始背大篇的东西。这一点都不妨碍他们后来的康奈尔大学、斯坦福大学、哈佛大学。

填鸭式这种单项输入式的教育,既然存在了几千年没有消失,自然是有它的合理性的地方,死记硬背是有好处的。

著名的主持人梁冬本人非常的博学,主持节目时自然风趣、幽默辛辣,而在主持一档经济类的脱口秀节目时,面对经济观察员吴伯凡的博闻强志,说什么都能引经据典常常赞叹不已。梁冬在反思后说:老吴说的道理自己全明白,但是就是不能像他说出来一套一套的,原因就是小的时候老吴背过一些东西。

所以同样的话,比如说,吴伯凡说培根说:“一切有用的知识都是自学来的。”这话我很认同,但是我就不知道培根说过,所以你就没办法用。就像你说一个炒菜的人,手上只有两锅两勺,有火,没菜,你很被动。老吴就不是了,他有菜,还有调料。不要以为有了互联网之后我们就不需要背了,互联网那个东西是别人的,只有小时候多死记硬背一些经典之作,才能有一些大段大段的经典任你信手拈来。

在一个孩子记忆的黄金期,强迫他背诵一些经典的东西,可能在最初的时候看起来差别不大,但是越到后来你就越能发现这样做的好处,你当时播下的种子滋润了孩子的一生,在不知不觉中开出了美丽的花。填鸭式教育或许是父母送给孩子最好的礼物。

责任编辑:许见梅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周刊

    2017南京溧水国际山地半程马拉松赛昨天鸣枪开跑。蜿蜒的赛道两侧花草相伴,风光独好,被众多跑友盛赞为“最美山地赛道”。[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