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报网手机客户端(测试版)
首页 军事 中国军情 正文

百岁功勋抗战老兵离世:曾目睹一夜死亡数万人

字号: 2014-02-26 10:17 来源:广州日报

百岁功勋抗战老兵离世:曾目睹一夜死亡数万人
资料图:麦维长(中)

黄埔103岁老人曾参加抗战、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

铁血生涯

1942年,31岁的麦维长入伍,41岁时在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解甲归田,将功勋藏于箱底。睡在战壕里、右大腿中过一枪、亲历细菌大战、在战壕里堆起尸体当围墙挡子弹、目睹过一夜之间死了几万人……提起铁血战争里的这些难忘的场景,老人生前往往难以抑制地流下热泪。

文/记者何瑞琪实习生陈海欣图/实习生陈海欣记者苏俊杰

2月20日下午2时,黄埔南湾村。抗战老兵麦维长午睡后洗漱,良久都没声响。护工温叔喊了他几声不见应答,上前轻推发现,轮椅上的老人已经永远合上双眼。这一刻,他的生命时针指向了103岁。

近日,麦维长遗体火化后,魂归故里。务农种蕉的村民看到送葬队伍,知道一抔黄土下将长眠一名军人。却不知,他先后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晚年解甲归田,将功勋藏于箱底。历史不会将他忘记。

1942年:码头看花艇他被拉壮丁

2月21日上午,银河园殡仪馆内,麦维长安详地卧在火化部,姿势直挺,保持着军人的仪容。家属上前看老人最后一眼,儿子抱了抱父亲的头:“爸爸,好走。”

这一别将是永远。1942年的某天开始,麦维长一度失踪毫无音讯,家人焦急万分。十几年后,家里收到一份言辞寥寥的信,原来他那一天被迫入伍,多年后才寄信报平安。

1942年是麦维长战争生涯的开始。他1911年生于黄埔南湾村,那年他31岁。据麦维长的女婿邓先生说,一天麦维长做完工,得知天字码头一带有船家撑花艇,便好奇地跟过去看。没料到国民党在人群中抓壮丁,一下子把身强力壮的他拉了出去,加入了国民党九江沙坪的队伍。

此时日军已打到中山石岐,参军才3天的他就参战了。很多年后,上百岁的老人还清楚记得他的部队番号。当时炮兵部队是44制,就是一个连队有4个排,共有4门山炮,每个排就是一门炮,还配一挺轻机枪保护。他晚年一度和晚辈说,炮兵是有文化的人才能当的,他没上过学,只能当轻机枪手。说到这里时他常常神采飞扬,“那是捷克造的机枪”,在粤北打游击抗击日军弹无虚发。

戎马:亲历细菌战右大腿中枪

抗战胜利后,麦维长随62军奉命赴台湾接受驻台日军投降。在平津战役的天津城下,麦维长所在的部队参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被编入39军115师炮兵营一连二班继续当机枪手。随军从天津一直打到海南岛,为新中国的成立浴血奋战。在解放战争中,他先后参加过宜沙战役、衡宝战役、广西战役等。

1950年10月,他随39军赴朝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在朝鲜的冰天雪地住了3个月的战壕,老人从此落下了风湿腿。

“爷爷很喜欢和我们讲打仗的事情,抗美援朝讲得最多。”麦维长的孙女婿黄先生说,特别是云山之战、平壤之战、汉城之战,老人都能讲个不停。

但在麦维长心底,挥之不去的是战场上的炮火硝烟以及与战友们的生离死别。睡在战壕里、右大腿中过一枪、亲历细菌大战、在战壕里堆起尸体当围墙挡子弹、一夜之间死了几万人——炸死、冻死、饿死……铁血战争里的难忘场景,往往带出麦维长夺眶而出的眼泪。

黄先生说,麦维长一回忆起战争往事,就经常睡不着觉。在抗美援朝的一场战斗中,麦维长所在的机枪班死伤过半,眼睁睁看着美军的飞机把炸弹扔向战友,老人想起来都会哭。

晚年:战争纪念章谁都不让碰

火化和骨灰安葬仪式完成后,麦耀能抱着父亲的遗像跨入门槛:“爸爸,我们回家了。”

41岁的麦维长在朝鲜战争结束后回家。他穿着便服回到南湾村,只是回到村大队简单地说一声:“我回来了。”

麦维长的家干净整洁。门口崭新的横批“光荣之家”和对联是当地民政局过年时送给他的。十大元帅的墙画贴在大厅正中,用镜框裱起来的《革命军人证书》放在右下方,记载着他参加人民解放军的经历。屋外墙上贴着老人去年过生日时热心市民和小朋友写给他的贺语。

麦耀能找出了父亲的复员证书和抗美援朝结束后部队颁发的纪念章,转放在自己的房间里。他说,这些东西父亲用一个小铁盒保管得非常好,有时候会拿出来看看,谁都不让碰。

家人说,老人退伍几十年,当初的战友联系不上了,也知道有些人离世了,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很想念。“有时他就会站在墙画证书下面一直看着,不说话。”邓先生说。

晚上6时睡凌晨2时起 常吃咸鱼蒸猪肉

麦维长解甲归田后,成为一名农民,靠种香蕉、甘蔗为生。他虽然有些耳背,但身体硬朗,坐就坐得端直,说话中气十足。他和老伴一度烟瘾很大,老伴觉得吸烟着实不好,就和麦维长商量戒烟。后来老伴不在了,十多年来,麦维长烟和酒从来没碰过,最常吃的是咸鱼蒸猪肉。

2004年,麦维长不慎摔伤右腿坐骨,植入一块钢板后,行动开始变得不那么灵活了。2009年,65岁的护工温叔开始到麦家照顾他。他发现老人的军人特质十分明显,还有很多奇特的生活习惯。有时候村民会向他敬军礼,他都会回敬。

麦维长习惯晚上6时入睡次日凌晨2时多起床,洗漱完了就端个小凳子在门外坐着。而且老人说了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做,谁都不能阻拦。他说,喜欢在外头坐坐走走,吸吸新鲜空气。“天还没亮,他就这么看着外面,看看那些很早起来扫地的人。”温叔只能跟着他的作息时间来调整自己:“他开心就好,我没什么所谓。”

麦维长晚年最大的乐趣就是看报纸。在大厅靠窗处,有一张奇特的桌子,桌面上,近百份对开的《广州日报》一张张叠整齐摞了起来。为了防止散开,四角和边上,麦维长都用钉子钉得稳稳当当,“他不干农活之后闲不下来,爱看报,一份广州日报这么多版他都看完,攒得差不多了就到处找钉子钉‘桌子’。”

2011年12月19日,本报A17版以《百战老兵百岁寿辰》为题报道了老人的事迹。一位家住海珠区的阮姓老兵通过《广州日报》找到了麦维长。“那天他们拿着报纸聊了好久好久,他们一起合照,父亲很高兴。”麦耀能说。

在过去的五年,儿孙都忙的时候,家里就只有麦维长和护工温叔。房子里有台电视,“我看电视,他就看报纸,看到什么就和我说说。”而在麦维长离开后的这一个月,温叔将继续留在这里,“人都走了,再帮忙上上香吧。”

责任编辑:刘全民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