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报网手机客户端(测试版)
首页 军事 中国军情 正文

军报:让不愿打仗的军人上战场 人民能放心吗

字号: 2014-02-26 10:10 来源:环球时报

军报:让不愿打仗的军人上战场 人民能放心吗
资料图:解放军特种部队泥塘中练搏击

解放军报2月26日刊发评论,原题:把战斗力标准真正立起来落下去

能打仗、打胜仗,我们永远的终极的目标。

李宇阳绘

导 读

变法徙木,其用树信;破除禁锢,意在立新。在全军广泛开展战斗力标准大讨论,目的在于,把战斗力标准在部队各项建设中立起来落下去。

行业不同,标准各异;相同职业,标准必一。军队要打仗,就必须有符合打仗要求的建设标准。这个标准,就是战斗力。军队一切工作服从战斗力标准,就像地球围绕太阳旋转一样自然而然、不可变更、不能违背。这一标准就像“指挥棒”,统一行动号令;就像“风向标”,昭示发展方向;就像“试金石”,检验工作成效,是必须坚持的唯一的根本的标准。

标准立则取向定、是非明、用力正、衡量准。把战斗力标准牢固树立起来,军队建设的四梁八柱才树得直、立得稳、基础牢、根本固。

习主席论战斗力建设

军队首先是一个战斗队,必须坚持一切建设和工作向能打胜仗聚焦。

必须扭住能打仗、打胜仗这个强军之要,强化官兵当兵打仗、带兵打仗、练兵打仗思想,牢固树立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按照打仗的要求搞建设、抓准备,确保部队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强调战斗力标准,是有效履行我军根本职能的要求,也是提高军队建设质量和效益的要求。军队建设各项工作,如果离开战斗力标准,就失去其根本意义和根本价值。

要始终坚持用打得赢的标准搞建设,坚持把提高战斗力作为全军各项建设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坚持用是否有利于提高战斗力来衡量和检验各项工作。

“唯一”不可成“之一”

■孙学富

□检验种田的成效,高产丰收是唯一标准;检验做工的成果,数量和质量是根本标准。军队要时刻准备打仗,毫无疑问,战斗力就是唯一的根本的标准。“唯一”不可成“之一”,“根本”不能变“枝叶”

标准不立,思想不一;思想不一,事业不成。军队生来为打仗。实现强军目标,能打仗打胜仗,必须树立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

如果把部队全部工作比作一个圆,那么,战斗力就是圆点和核心,其他所有工作都必须围绕这个圆来旋转。战斗力标准不可偏移,如同自然规律不可违背,什么时候违反这一规律,什么时候就要走弯路、吃苦头甚至跌跟头。用马克思的话说,违反辩证法是不能不受惩罚的。

农民不需讨论为什么要种地,工人也不需讨论为什么要做工。因为社会分工不同,种地做工是他们的本分。不种地、不做工,就会没饭吃、饿肚子,难以生存。一旦农民为何种地、工人为何做工成为议题,那就说明,农民和工人的主课主业受到很大冲击了,一些基本的认识问题需要澄清了。

由于几十年没有打仗了,一些官兵认为仗一时打不起来,打起来也不一定轮上自己。一些单位用所谓的“政绩标准”“安全标准”“领导满意标准”等五花八门的标准取代战斗力标准,“唯一”被当作“之一”,“根本”被视为“枝叶”。

标准乱则不成规矩,无规矩则不成方圆。战斗力标准偏移,必然影响中心居中,影响全部工作向打仗聚焦。比如,错误的“政绩标准”,使有的人为给自己脸上贴金,不惜以牺牲战斗力为代价;片面的“安全标准”,使有的人保位保底而保安全,危不施训、险不练兵;唯上的“领导满意标准”,使有的人为让上面高兴,干一些干扰部队正常工作和训练的事。

检验种田的成效,高产丰收是唯一标准;检验做工的成果,数量和质量是根本标准。军队要时刻准备打仗,毫无疑问,战斗力就是唯一的根本的标准。唯一,就是只有一个,舍此而无其他,具有不可替代性;根本,就是不可偏移、不能动摇。正如官兵所说,战斗力标准就像一根支柱,一旦根本动摇,整个大厦就会坍塌。

“唯一”成为“之一”,“之一”当作“唯一”,原因在于,少数官兵存在一些认识偏差和思维痼疾。有的认为“和平是主流,仗打不起来”;有的认为“不在第一线,打也轮不上”;还有的抱着“当兵两三年,平安把家还”的想法。不破除“没仗打”“不想打”“轮不上打”的思想,战斗力标准就很难牢固树立起来。

对一支军队、一个军人来说,没有危机就是最大的危机,没有忧患就是最大的忧患。防“狼”的心劲松了,打“狼”的能力必弱。事实上,“狼”从来没有走远,有的早已潜伏在身边,只等咬你一口的机会。把“唯一”当“之一”,就会留下被“狼”咬的隐患。

思想上的“马放南山”,有时比现实中的“刀枪入库”更可怕。开展战斗力标准大讨论,就是要紧紧围绕“战斗力标准是什么、战斗力现状怎么看、战斗力建设怎么办”,着力查找与战斗力标准不相符合不相适应的思想观念、矛盾问题、习惯做法,真正把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在各个领域、各项工作中立起来,坚持用一把尺子量长短、论高低、定取舍,形成正确的用人导向、工作导向、评价导向和激励导向。

两条直线相交,只有一个交点。如果把军人比作一条竖线,把打仗比作一条横线,两线相交形成的部队建设坐标,只能有战斗力这一个点,而没有第二个点。这一标准永远是“唯一”的,不能成“之一”,更不能有“之二”“之三”。只要把被颠倒的东西“颠倒过来,就能得到毫无掩饰的、纯粹的、显明的真理”。

(作者为解放军理工大学副政委)

“花枪”怎能敌“真枪”

■廖文生

□军队不是表演队,实战化容不得虚假化。战场上的对抗,其实在训练场上就已经分出胜负。平时敢拼命,战时才能不丢命;平时过得硬,战时才能打得赢;平时开“实花”,战时才能结“实果”

训练是军人最大的福利,战场是军人真正的考场。训练开虚花,打仗尝苦果。平时搞花拳绣腿,战时必断臂折腿。

《水浒传》第一回写道:“王进说,只是令郎学的都是花棒,只好看,上阵无用。小人重新点拨他。”花棒经不起实战,上战场只能白白送命。

无独有偶。抗倭名将戚继光要求士兵练实战的真武艺,反对学“花枪”,“徒支虚架,以图人前美观”。他在训练中提“三不原则”,即“临阵行不得的,今便不操;器械不是临阵实用的,不做与你领;不是临阵实用的舞打之法,不使你学”。有此练为战,自然让倭寇闻风丧胆。

打仗靠的是硬碰硬、实打实。训练场上“唱折子戏”那一套只能是“稻草人”“纸老虎”,是唬不住吓不倒对手强敌的。唯有端正训风演风考风,搞好实战化训练,让部队在真刀真枪对抗中练真功、砺硬功,才能提高打仗能力,从而克敌制胜,所向披靡。

为战不为看、演习不演戏,打赢先打假、求胜先求实,始终是我军能打仗、打胜仗的根本所在。然而,少数单位在训练场上也出现了一些“耍花枪”的现象。有的训风不实,险难课目能减则减,训练条件能省则省,实装实弹能少则少,危不施训、险不练兵,什么人员参训率、训练消耗量、成绩登记统计全靠机关“妙笔生花”;有的演风不正,抓演习图个彩头、搞对抗讲个热闹,编脚本、背台词、走程序、拍录像、搞导播成了习惯动作;有的考风不严,考核比武换人头、凑尖子、做假证、做人情。

将因演而能,士因习而勇,战因练而胜。训风演风考风不正,战斗力标准立不起来,是个别人“和平麻痹症”“安全过敏症”“利益膨胀症”的综合反映,是名利思想严重、政绩观不端正造成的。

平时训练怎样,打起仗来就是什么样。战场上的对抗,其实在训练场上就已经分出胜负。平时敢拼命,战时才能不丢命;平时过得硬;战时才能打得赢;平时开“实花”,战时才能结“实果”。否则,就会如古人所言:“刃不素持必致血指,舟不素操必致倾溺,弓马不素习而欲战胜者,未有不败者。”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离实战越近,离打赢就越近。目前,世界军事强国都有一整套实战化训练的成功经验,美军除了不间断的基地化训练外,还组建了以主要对手武器装备、作战思想、体制编制为支撑的“假想敌部队”开展实兵对抗。从近期几场局部战争看,无论是以色列空军远程奔袭贝卡谷地,还是美军击毙本·拉登行动,战争发起一方事前都进行了精心设计和高仿真训练。

军队不是表演队,实战化容不得虚假化。毛主席在观看新中国第一代女飞行员飞行表演后,叮嘱其领导不要把她们训练成表演员,而要把她们训练成人民的飞行员。与强军相比,我军在实战化训练上还有很大差距。如果我们不奋起直追,还搞“花枪”那一套,还是以“红军胜、蓝军败”的战绩欺骗自己,还是实战环境感知不逼真、实战压力感受不强烈,只能让这个差距越拉越大。一旦发生战事,不能决战决胜,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只有瞄准强手对手真练,立足险局危局真演,不搞方案预案真考,才能探索出制胜招法、战胜之道,做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有位历史学家说过:“不应忘记,战争是不会宽恕训练差劲的军队的。”不按打仗训练,永远没有胜战的机会。今天真刀真枪地对抗,是为了明天“像训练一样打仗”;今天多出出汗,是为了明天少流血、少流泪。

(作者为南京军区“临汾旅”政委)

“主业”怎能变“副业”

■本报评论部 辛士红

□中国人民爱好和平,绝不希望战争。然而,是战还是和,起码有50%的决定权不在我们手上。当人家磨刀霍霍、非要死缠烂打时,我们必须敢于亮剑

邓小平多次说过这样一句话:我是一个军人,我真正的专业是打仗。

他说得云淡风轻,但让今天的军人不能不反思“打仗”二字在自己心中的分量。

“有一个道理不用讲,战士就该上战场。”打仗对于军人而言,只能是全力以赴的主业,而不能是可有可无的副业;只能是精益求精的专业,而不能是装点生活的业余;只能是为之献身的事业,而不能是聊以谋生的职业。

《一万小时天才理论》一书认为,一个人要达到事业的至高境界,需要经历至少1万小时的刻苦学习,也就是连续10年,每天3小时,任何人都不例外。对于军人,“1万小时定律”同样适用,但这只是个底线要求。

因为战争的胜负太重要了,容不得军人敷衍塞责。一个国家往往会因为一场战争的胜负而改变命运。正如列宁所说:“战争是铁面无情的,它斩钉截铁地提出问题:或是灭亡,或是在经济方面赶上并超过先进国家。”1815年,拿破仑兵败滑铁卢,法兰西第一帝国从此分崩离析;1982年,发展势头正旺的阿根廷,在英阿马岛之战失利后,由中等发达国家沦为“第三世界”。

因为战争的对抗太激烈了,容不得军人不务正业。战场上没有平等友好的竞争,只有你死我活的拼杀。你是“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还是“去国三千里,沦为阶下囚”,靠的是实力说话。叫花子跟龙王比宝,吃亏的只能是叫花子。如果我们不能正视差距,奋起直追,就不可能取得打赢的“入场券”、胜利的“资格证”。

因为战争随时可能降临,容不得军人懈怠麻痹。与世界各大国相比,我国的周边环境比较复杂。有学者概括为“四多”:一是有核国家多;二是有称雄想法的多;三是挟洋耍横的多;四是历史遗留的争端多。中国人民爱好和平,绝不希望战争。然而,是战还是和,起码有50%的决定权不在我们手上。当人家磨刀霍霍、非要死缠烂打时,我们必须敢于亮剑,而不能怯了阵。

战争离我们很近,我们离打赢有多远?

“守不忘战,将之任也;训练有备,兵之事也。”不可否认, 在一些官兵身上存在“精力转移”现象:有的以不打仗的心态做打仗的准备,总认为“打不起来、轮不上打、服役期内不会打”;有的只想出名挂号,不想操枪弄炮;有的不思军队前途,只忧个人后路;还有的关注操场少,关心市场多。

试问,如果把战争托付给那些心思不在战场、专长不在打仗、工作不在状态的军人,托付给那些忙于事务、精于算计、疲于应酬的军人,祖国和人民能放心吗?

真正的军人,眼睛时刻盯着战场。大将粟裕一生枕戈待旦,大将徐海东打仗有瘾。其实,古今中外,一切优秀的军人,无一不是“眼睛里永远有敌人”。曾任德军总参谋长的施里芬,在一次行军中途经一个美丽的大峡谷。他的副官请他欣赏旭日初升、霞光万丈、奇伟壮观的景象,施里芬却冷冰冰地说:“都是障碍物,没有任何价值。”

胜利从来偏爱千锤百炼的军队和千锤百炼的军人。“导弹司令”杨业功,视使命高于生命,一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铆在阵地上。弥留之际,魂牵梦绕的还是训练场、演习场。岗位就是战位,操场如同战场。是军人,就应该像他一样,心无旁骛地去钻研打仗的事。

企业提倡多元化经营,做学问提倡“跨界”思维,但作为军人只能守住主业。刘伯承元帅一生不抽烟、不喝酒、不喜娱乐,“自打从军时起,我就做好了准备。路死路埋,沟死沟埋,狗吃了得个肉棺材。”他利用作战和工作间隙,翻译了大量苏联的军事书籍。邓小平认为他是“大知识分子、大军事家”,陈毅称其为“论兵新孙吴,守土古范韩”。

当每名军人真正视打仗为主业、专业和事业时,就一定能够锻造出人民军队所特有的备战意识、敢战血性和胜战本领。

“虎气”不可变“娇气”

■白念法

□“虎气”,是我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从一千余华 (微博)里的战线上,冲破敌阵,横渡长江的豪迈;是朝鲜战场上志愿军给美军留下谜一样的东方精神的勇敢;是国庆大阅兵时,三军方阵排山倒海一样通过天安门时的自信

马年除夕,90后退伍兵郑春光奋不顾身,闯入火海救人,壮烈牺牲,引发河南军地百万青年大讨论。

当年,面对“谁来保卫21世纪的中国”的疑问,80后在98抗洪、进驻香港澳门、国庆50周年大阅兵等重大行动中,用无可辩驳的事实告诉人们:80后仍然是最可爱、最可信的人。如今,面对“90后能不能打仗”的疑问,郑春光的英勇事迹作出响亮回答:敢闯火场就敢上战场,90后有血性、有“虎气”、有担当,值得信任和托付。

习主席深刻指出:抓思想政治建设,必须把培育战斗精神、培养战斗作风突出出来,强化官兵当兵打仗、带兵打仗、练兵打仗的思想,探索形成战斗精神培育的长效机制。

“虎气”打胜仗,“娇气”遭败亡。南宋年间,“岳家军”威如雷霆,什么恶仗硬仗都一往无前,让金军感叹“撼山易,撼岳家军难”;清朝八旗兵养尊处优,文恬武嬉,军纪日废,筋力日懈,遇到战事,听到炮声就一哄而散,使“八旗子弟”成为骄奢淫逸的代名词。

克劳塞维茨把“虎气”喻为“精神的刀刃”。为了锤炼这种“锋利的刀刃”,一些国家普遍重视对军队“虎气”的培养。俄军把勇敢、坚定、服从命令、集体荣誉感作为军队永恒的高尚品质;德军把精神因素视为“在训练中不怕苦、在战斗中不怕死的关键”;美军引导官兵树立“诚实、能力、勇气、魄力、慎用暴力、协作精神”等六大价值观念。凡此种种,无一不是抓住最紧张、最困难、最危险的诱因条件,培养军人敢战能战的胆气和血性。

西方军队有句名言:“当听到枪声时,人的本能反应就是躲进战壕等待枪声停止。只有通过纪律和训练才能使他在这个时候爬出战壕并向前进。”实践证明,在相对和平的环境里,就是要把战斗精神的培育渗透到训练、执勤以及平时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通过严格的训练,在日复一日的磨练中,练就官兵过硬的体魄,养成“拖不烂、打不垮”的战斗精神和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

当年,毛泽东曾对军队的“虎气”作出理论概括:“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不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

今天,我们面对强军目标的伟大召唤,更需要这股无所畏惧的“虎气”。

这股气,就是我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从一千余华里的战线上,冲破敌阵,横渡长江,令敌军纷纷溃退的豪迈;

这股气,就是朝鲜战场上志愿军用“撕心裂肺的军号声”和“尖利刺耳的哨子声”,给美军留下谜一样的东方精神的勇敢;

这股气,就是国庆大阅兵时,三军方阵排山倒海一样通过天安门,向世界宣告我们是祖国钢铁长城时的自信。

在我们的军队涵养这么一股子气,在我们的官兵身上孕育这么一股子气,在我们的营区激荡这么一股子气,军人“闯”的魄力才会更大,“抢”的意识才会更强,“争”的劲头才会更猛,“拼”的勇气才会更足,才能实现强军兴军的伟大梦想!

(作者为广西军区政治委员)

责任编辑:刘全民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热点文章